回首頁 回宗教 回佛教經咒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又譯為《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簡稱《金剛經》,是佛教重要經典之一,為出家、在家佛教徒常所頌持,尤其在五祖弘忍、六祖惠能 
以後的禪宗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同時也深受歷代廣大知識分子的歡迎和喜愛。
歷代譯本
敦煌出土的唐代金剛經在中國佛教史上,《金剛經》有六種原譯均存於《大藏經》中),分別是:
1
、姚秦  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本(此譯本流傳最廣) 
2
、元魏  菩提流支譯本 
3
、陳真諦三藏譯本 
4
、隋  笈多譯本 
5
、唐  玄奘譯本(《大般若經》577卷第9分) 
6
、唐  義淨譯本 
其中,鳩羅羅什譯本是屬於中觀派的誦本,而其他人所譯的底本,則是來自唯識派所傳的。
經題解釋
這部經的原題目是玄奘大師所翻譯的《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梵文:vajra-cchedika-prajna-paramita-
sutra)
「金剛 (vajra)有兩種意義:
1、閃電:具有極大的快速而又猛烈的威力;
2
、鑽石:世界上最堅硬、最珍貴、最受人青睞的寶貝。
佛教運用Vajra來形容教法的堅固和能夠破斥外道,而不被外道所破壞。由於人們認虛為實、認假為真,所以頑固地執著自我和外部客觀世界是真實的,由此造作無量無邊的身業、口業、意業,並且受這三種業力的牽引、拖累,以致長劫地生死輪回,經受不可言狀的種種痛苦,始終無法獲得自由和解脫。那麼,在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重重迷障面前,人們是否就一籌莫展、無能為力了呢?絕對不是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頑強也有它的剋星,那就是威力無比、變化無窮、神妙莫測、光芒四射的大智慧--金剛般若波羅蜜多(prajñā-pāramitā),靠著這無上智慧的指引,就能夠超越欲界、色界、無色界,最終到達涅槃寂靜的彼岸。這就是本經題的深刻涵義。
昭明分品
 ,昭明太子將《金剛經》分作三十二品(章),並以副標題加以註解。
本經緣起
一切的煩惱和痛苦都跟物質和精神有關係,尤其是跟心靈和感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那麼應該怎樣控制和調整這顆心呢?「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這就是解空第一的佛之大弟子須菩提尊者向佛請教的問題。
破除四相
佛對須菩提的開示就是:菩薩、大菩薩們要想獲得身心安寧,首先要修福、度無量無邊眾生,雖然救度了無量無邊的眾生,而心中不能存留我度了眾生的概念,也就是說,菩薩要去除「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具體地講,菩薩救度眾生,就要修行六度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先說布施吧,不管是財布施、法布施還是無畏布施,都不要著布施的相,既沒有行布施的我,也沒有受布施的人,更沒有所布施的物,三體皆空,那樣布施的福德才會像虛空一樣遼闊無垠。
修行漸次:從執四相到離四相
眾生與修行者最大的差別,在於眾生執著四相而輪迴不斷,而修行者能於佛法中逐步領悟並離四相,直至證悟原始佛性。
執我相
因我執、貪愛執著而有自我意識、肉身之相,眾生凡事以我為出發點,
(
執著我相,為我執,凡事以自私、謀略為核心思考)
執人相
因有我相,透過五官受外在境界影響於 "識田中映射出人相,產生七情六慾等變化
執眾生相
因執有人相,因意識、觀念、共業相投,產生團體如家庭、國家、政府、星球等,聚合而居,眾生個體之間有複雜的因緣交錯(執著人相、眾生相者,為法執,意即對一切相對變化映射有所執著:我與人、好與壞、善良與邪惡、大與小、黑與白、無明與解脫、煩惱與佛法等)
執壽者相
舉凡意識、肉體、四大元素(地水火風:固體、液體、熱、氣體)等,皆由因緣所生而不斷生滅,可推至前無始無明與後無始無明,永無止盡(執著壽者相,為空執,意即陷於任何種類的相對變化裡於前無始無明與後無始無明之間,無法遁脫因緣假合之有壽之相)
離我相
離我相首先必須行三大佈施:財佈施 (施予錢財)、法佈施 (施予能轉化執著的出世間佛法,或能解決問題的入世間理論或準則)、無畏佈施 (施予能使人安心安定的各種作為),去除貪愛執著,進而遠離嗔、癡等三毒,認清自我肉身與意念為空虛幻有,無可執處。
離人相、眾生相
修行離我相時,必須利用佛法,如同上面所提到的逐步破迷開悟。
因此即便已經離我相,但卻會執著於用來離我相的佛法,通稱為法執,也就是執有人相與眾生相境界。
佛法本質也是空虛幻有,佛法對於已見性(或可稱為已證破無始無明)的佛而言是無用處的。佛法只對尚未證悟的眾生有所用處。 當一念無明起,就有一佛法而生,佛法本身必須依賴於眾生外在環境,例如社會文化、語言、文字之中,也就是人相與眾生相之中,其本質為因緣所生。
人相、眾生相的本質為空虛幻有,人的肉身、意念,眾生的各種組織如家庭、國家、星球等皆會生住意滅、成住壞空,有時認為是好的事情,到另外一個環境卻變成壞事,有時佛法對某些人有用處,但卻對其他已了悟的人卻毫無用處。
要離人相與眾生相,必須了解其本質也為因緣所生,一切以相對性的本質呈現,並會逐步變化幻滅。
離壽者相
修行離人相、眾生相時,必須以"空虛幻有",如同上面所提到的,來對峙相對性的執著與觀念。
因此即便已經離人相、眾生相,但會執著於用來離人相、眾生相的"空虛幻有"的念頭,落於前無始無明與後無始無明的一切因緣變化之中,永無止盡,也就是執有壽者相境界。
要離壽者相,必須證悟與破除所有一切相對性的因緣假合,也就是無始無明,甚至包括不執"我已破除空執"的念頭,進而找回真正絕對性的原始佛性,也可稱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無相修行
比如忍辱,佛提到了自己往昔修行忍辱波羅蜜時,被歌利王割截身體的故事。忍辱仙人被節節支解,亦即千刀萬剮而能忍辱成功,關鍵是做到了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要破除四相及一切相,就要明瞭相狀或名相的本質是空無所有。佛說:「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是名忍辱波羅蜜」。再如代表智慧的般若波羅蜜,或說第一波羅蜜,佛說:「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以此類推,諸如持戒、精進、禪定,皆是名相,只有做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才能真正地持戒、精進、禪定。
諸相非相
人們生活在現實世界中,要學習、工作、穿衣、吃飯,要跟人、事、物打交道,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分清他人、自己、外界、內心,全部科學知識都是需要區分辨別的,也都是幫助人們區分辨別的。現在要去除「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那談何容易。進一步講,要是真的沒了「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那將進入何等狀態?須菩提尊者自然會想到,按此邏輯推下去,那眼前說法的如來也不是如來了?具有五神通的佛明白須菩提的疑惑,因此明確地告訴他及聽法的大眾:「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人們見到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幻相,當然肉眼看到的如來也不是真正的如來。那麼什麼是真正的如來呢?佛自己又作了清楚明白的回答:「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信者廣在
須菩提擔心未來的眾生不會相信這種深法,廣具一切智慧的佛告訴他說:「須菩提,你不要這麼說,就是如來滅後五百年,還會有人相信這種說法。這些人自然不是常人,也不是親近過幾位佛的人,而是在無量佛前種了善根的人,他們已經破除了「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就是沒有破除四相但相信此經的人,對此經半信半疑而仍在試圖理解的人,或者雖然不明白經意卻仍然喜歡讀誦的人,甚至只是聽人說過此經的名字而生起一念恭敬心的人,他們所種的善根已經非常深厚了。
非法無得
不但要破除四相,否定俗人眼中的佛,還要否定佛所說的法,以及佛所證到的法。佛問須菩提尊者:「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須菩提明白佛的用意,所以按照佛的說法進行了否定:「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佛進一步詢問:「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昔在燃燈佛所,於法有所得否?」須菩提斬釘截鐵地回答:「不也,世尊,如來昔在燃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
持誦功德
佛說:「須菩提,如恆河中所有的沙粒,每一粒變成一條恆河,這麼多條恆河的沙粒多不多呢?」須菩提答道:「光一條恆河的沙粒變成的恆河就無數可計了,何況這麼多條恆河的沙粒呢!」這時佛告訴須菩提:「這麼多恆河的沙粒,每一粒再變成三千大千世界,假如有善男子、善女人用珍貴的七種寶貝裝滿這麼多三千大千世界,然後用這些珍寶去作布施,那他(她)得的福德多不多呢?」毋庸置疑,多得無法形容了。佛進一步講:「若善男子、善女人,即使能夠理解、接受本經中的四句詩,然後給別人解釋,那麼他()得到的福德,比布施那麼多三千大千世界珍寶的人得到的福德還要多。」
?
了強調此經的重要,佛又作了如下比喻:「假如有人早晨用恆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上午也用恆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下午還用恆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像這樣布施無量百千萬億劫的時間,那麼這個人所得的福德真是不可思議、難以言表了。可是假如另一個人聽了這部經,完全信任,沒有懷疑,那麼他得到的福德,比前面無量億劫每天布施三恆河沙那麼多身體和生命的人所得的福德還要多,如果他再去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那他的福德就更加殊勝無比了。」
樂極涕泣
須菩提徹底理解了佛所講的甚深涵義,這種契入經藏所帶來的歡樂使這位長者老淚縱橫,以致在佛祖及一千二百五十位師兄弟面前喪失常態,忍不住哭泣起來,可見就是對解空第一的須菩提長者來說,也是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明白了佛說的甚深妙義。由此看來,對佛法的無上妙義,重要的還是要悟解、契入,這要以長期修行六度波羅蜜為前提,只能是日積月累、水到渠成,任何的急功近利、揠苗助長都會無濟於事,甚或會適得其反。
終極真理
佛在《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揭示了宇宙間至高無上的終極真理,佛告訴尊者須菩提:「盡虛空、遍法界的一切佛,以及他們取得的無上正等正覺,都可以自這部經所講的內容獲得。"
著名偈頌
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即見如來
若以色見我,
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見如來。
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
 

一切無為法,
如鏡亦如空,
如如心無住,
萬法在其中。
最後四句的來源何處?金剛經全文里並沒有這四句話。
三段論式
《金剛經》中有大量的類似於「如來說XX,即非XX,是名XX」的文字,如「如來說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等等。佛之慧眼,能看清超越實相與非相的真理。既是實相,亦是非相;既非實相,亦非非相。想要看清超越實相與非相的真理,先要有一個大乘正宗的境界,那就是要有做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的大發心或大志氣。沒有這個大乘正宗的大心量或大志氣,只是在語言文字上推理,難以真正瞭解其意義。
這些文字是《金剛經》的一個重要立論:即所有的東西,都只是名相而已。這種立論被稱為《金剛經》的三段論。
註釋
1.唐道氤《御注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宣演》:「明傳譯年代者,自漢明感夢,摩騰振錫,世高赴洛之後,僧會游吳之前,微言雖被於中州,茲典未流於震域。始從符秦之日,暨乎皇運之年通應有期,凡經六譯。第一,後秦弘始四年,鳩摩羅什法師,於長安草堂寺譯(十一紙),名舍衛國。第二,元魏天平二年,菩提流支三藏,於洛陽譯(十四紙),名婆伽婆。于時並譯天親菩薩論三卷,金剛仙記十卷。第三,陳太康元年,真諦三藏,於南朝譯(十五紙),名只陀樹林,並出記四卷。第四,隋開皇十年,達摩笈多譯(十六紙),名剛斷割,並譯無著菩薩論兩卷。第五,大唐三藏玄奘法師,貞觀年,於玉華宮譯(十八紙),名能斷金剛,又有三藏地婆訶羅,此雲日照,譯功德施菩薩論兩卷。第六,大周義淨三藏,聖歷二年,於佛授記寺譯(十二紙),亦云能斷金剛,文雲薄伽梵,在名稱大城,戰勝林等,並再譯世親菩薩論三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