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宗教 回佛教經咒

楞伽經(梵文:Lankāvatāra-sūtra),全名《楞伽阿跋多羅寶經》。

是大乘佛法中綜合了『虛妄唯識系』及『真常唯心繫』之重要經典,亦即說明唯心、如來藏及阿賴耶識之教義。屬於如來藏學派,與《解深密經》同為論述唯識思想的重要經典。

經題解釋

楞伽有二解,一是指紅寶石,或作山名或城名解,有夜叉、鬼王,又有諸大菩薩居住其間,人皆不敢前往,恐被傷害,故又稱「危險處」;阿跋多羅者是指入、無上之義,全意是佛陀入此山所說之寶經。

五種漢文譯本

初譯失傳

《楞伽經》共有五種漢譯本。第一種譯本是中天竺國曇無讖三藏法師於412年來華,在北涼姑臧譯出,在唐朝失傳。

宋譯楞伽

目前存在最早的譯本是南朝宋元嘉二十年(443年)宋代天竺三藏法師求那跋陀羅的譯本為四卷,又稱『宋譯』,以散文與詩句相互交叉應用,最能表現此經的原始形態,流行也最廣,傳說由禪宗祖師達摩傳授於二祖慧可,並云:「我觀漢地,唯有此經,仁者依行,自得度世。」以後慧可弟子有持此經以修持者,主張「專唯念慧,不在話言」,世稱楞伽師,其唯心論、禪法、頓、漸之法,成為禪宗開宗的基石,《傳燈錄》記載五祖曾在牆壁上畫有楞伽修定圖。

魏譯楞伽

北魏菩提流支的譯本《入楞伽經》10卷,又稱十卷楞伽經、魏譯楞伽經,「入楞伽」意思是進入楞伽島,法藏大師曾於《入楞伽心玄義》中批評此譯而說:「其十卷雖文品少具,聖意難顯,加字混文者泥於意,或致有錯,遂於明明之正理,以滯於方言」;據呂澂考證,《大乘起信論》就是在中國根據楞伽經的這個譯本而構造出來的。

唐譯楞伽

唐代實叉難陀的譯本《大乘入楞伽經》7卷,又稱七卷楞伽經、唐譯楞伽經,與梵本比較接近。

明朝員珂法師將此三種譯本合譯為《楞伽會譯》,收在《大正藏》第十六冊。

梵文原典的發現及談錫永譯本

梵文原典由一位英國外交官在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偶然發現,1923年,日本人南條文雄曾校刊梵文本行世。2005年談錫永上師根據南條文雄所刊的梵文本,參考現存的三種漢譯本和二種藏譯本而翻出《入楞伽經梵本新譯》。

二種藏文譯本

本經另有兩種藏文譯本。一種名為《聖入楞伽大乘經》,一種名為《聖入楞伽寶經名為諸佛所說心髓品》,兩者皆由漢文本譯出,前者與梵文本相同,後者對應於劉宋的譯本。

中心內容

《楞伽經》是印度中期大乘佛教的重要經典之一,與《解深密經》同為論述唯識思想的重要經典,全經以「五法(名、相、妄想、正智、如如)、三自性、八識、二無我(人無我、法無我)」等為中心論點,其中論及「緣起」、「涅槃」、「禪定」、「漸頓」等等重要內容。《楞伽經》又強調指出一切眾生可分五種種性,不同種性的人,獲不同的修行果位。後卷中,將阿賴耶識認為與如來藏同一,經中提到如來的異名有:毗濕努、自在天、因陀羅等,皆有不同的解釋,這是受印度教的影響。佛在最後「植因向果」一段經文中,詳說食肉與殺生之過咎,以十五種理由,詳說不應食肉的原因。以此來結束楞伽山中盛大圓滿的法會。

評判各異

《楞伽經》經文思想並不一貫,各品間缺少連繫,歐陽漸《楞伽疏決》說:「雅頌失所,琴瑟不調,增安繁蕪,安能純繹!讀雜亂書,倍阻機穎」。太虛大師說:「本經實有次第可循,如除經前百八句外,將經後四十一門判分為:境、行、果三類,果中又分共果與不共果。」

眾多註疏

《楞伽經》主要註疏有菩提流支撰《入楞伽經疏》五卷,新羅元曉撰《楞伽經疏》七卷,唐法藏撰《入楞伽經心玄義一卷》,智儼《楞伽經註》殘本(卷二、卷五),宋善月述《楞伽經通義六卷》,寶臣《大乘入楞伽經註》10卷等,清淨挺《楞伽經心印》一卷。民國以來太虛大師作《楞伽經義疏》,歐陽漸著《楞伽疏決》,邱噓明著《楞伽疏證》。

另外,西藏大藏經中收集有《聖入楞伽經注·如來心莊嚴》,系印度論師智吉祥賢所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