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宗教 回佛教經咒
《楞嚴經》,大乘佛教經典,全名《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
經》,又名《中印度那爛陀大道場經,於灌頂部錄出別行》,簡稱《楞嚴經》、《首
楞嚴經》、《大佛頂經》、《大佛頂首楞嚴經》。
唐般剌密諦傳至中國,懷迪證義,房融筆受。印順法師認為它與《圓覺經》、《大乘
起信論》屬於晚期如來藏真常唯心繫的作品。對於《楞嚴經》的真偽,長期存有爭
議,多數佛教信徒皆認同它是佛陀所說,而部份佛教學者認為它是在唐代中國所寫
作,再偽託為印度傳入的作品。
由於《楞嚴經》內容助人智解宇宙真相,古人曾有:「自從一讀楞嚴後,不看人間糟
粕書!」的詩句。
歷史源流
《楞嚴經》在唐代中葉成書譯出,並開始流通,最早的記錄見於唐所著《開元釋教
錄》與《續古今譯經圖記》,隨後的元照著《貞元新定釋教目錄》中也收錄此書。由
北宋初,中國第一本雕版印刷的大藏經《開寶藏》開始,一直到清朝的《乾隆大藏
經》都收入正藏中,故漢傳佛教的信徒多認為本書不是偽經。
譯者
智昇在《開元釋教錄》中說,此書是由釋懷迪與不知名的梵僧譯出,沒有提到房融筆
受。但在他的另一部作品《續古今譯經圖記》中則說是中印度般剌密帝在光孝寺誦出
此書,釋懷迪證義,並由房融筆受。般剌密帝在誦出此經之後就回印度了,不知所
終。宋慧洪(西元 1071-1128 年)《林間錄》中有智顗大師遙拜西方,祈求《楞嚴
經》的傳說。明清之際則有般剌密帝是將經卷藏在手臂中,帶來中國的傳說。
神龍二年(公元706年),懷迪曾經應詔至洛陽,參與菩提流志譯出《大寶積經》的
工作,於睿宗先天二年(西元713年)完成。《開元釋教錄》說此書是懷迪在京師完
成譯經後,回到廣州之後譯出。但《續古今譯經圖記》說此書是在唐神龍元年(西元
705年)由懷迪譯出,房融筆受。時間上的錯謬,引發後世的懷疑。
另一個疑點是,據《舊唐書》房融於神龍元年(西元705年)二月甲寅(四日)流放
欽州(今廣西省欽州市),在時間上,似乎也不可能至廣州參與譯經。
流傳及版本
《楞嚴經》譯出後,並沒有列入朝廷正式的譯經目錄中,也沒有馬上流傳於世。宋朝
子璿〈西元 656-1038 年〉所著《首楞嚴義疏注經》說此書譯成之後,因為唐中宗
剛即位,房融又被貶,所以未得到官方承認,只在禪宗學者間私下流通,後由僧惠振
作科判,再傳出。《廣州通志》說此書是由神秀大師見到房融上奏的經本,方才流傳
於世,但是這個說法不太可能,宋贊寧《宋高僧傳》則說此書是惟愨在洛陽時,由房
融家中得到此書,並流傳於世。無論是哪個說法,我們都可以知道,此經的流行與神
秀系的禪宗有很大關係。
現代流行本的《楞嚴經》出自清朝《乾隆大藏經》,與之前的《磧砂藏》、《永樂南
藏》、《徑山藏》是相同的版本。但是有另一版本較少見的《楞嚴經》則出自《趙城
金藏》,與《高麗藏》相同,都是出自於《開寶藏》。這兩個版本的主要差異在於楞
嚴咒的文句不同,且清版楞嚴咒中只有咒文,而《趙城金藏》本中則加有註解。而且
《趙城金藏》本在楞嚴咒之前有一行註文,但到了清版則被刪除了。
歷代爭議
《楞嚴經》開始在中國流傳之後,日本僧人普照入唐,將此書帶回日本,但引起了日
本佛教界的懷疑。日僧玄睿《大乘三論大義鈔》中記載,西元 724 至 748 年間,日
本天皇召集三論、法相二宗的法師來鑑定此書,結論是此書是真佛經。但是爭議並沒
有停息,所以在日本寶龜年間(西元770-782年),派遣德清法師至中國鑑定此書真
偽,德清之師法詳居士認為此書是房融偽造,這說明了在唐朝時中國就有人懷疑此書
是偽造。在唐朝之後,對《楞嚴經》的懷疑仍然持續,但只限於少部份人,宋朝朱熹
就懷疑此經是房融假造,明朝姚廣孝也曾經引用這段話來質疑楞嚴經。也有人詢問過
蓮池祩宏大師有關楞嚴經是否是房融偽造,而蓮池大師則肯定楞嚴經是真。
《楞嚴經》傳入西藏時,同樣引起藏傳佛教界的爭議。在藏傳大藏經《甘爾珠》中,
收有由漢譯藏的《大佛頂首楞嚴經》第十品以及《魔鬼第九》兩本,相當於《楞嚴
經》的第九及第十品,由於它是在前弘期譯出,相當於中國唐代,所以全本可能是因
為朗達瑪滅佛而散失,只剩下兩品。西藏的盧梅(十世紀間)曾懷疑此經非是佛說,
而布敦(十四世紀間)雖然將它收入大藏經目錄之中,同時也記載了有學者對它的異
議。之後在清高宗乾隆 17 年至 28 年間又由章嘉呼圖克圖主持,由袞波卻將全經重
譯成藏文,並以漢、滿、藏、蒙四體合璧的《首楞嚴經》刊行。
至近代時,由於疑古風氣的興起,梁啟超在《古書真偽及其年代》中認為楞嚴經是竊
取道教術語及中國傳統思想而寫作的:「真正的佛經並沒有《楞嚴經》一類的話,可
知《楞嚴經》一書是假書」。呂澂的態度更激烈,認為「《楞嚴》一經,集偽說之大
成」,他並寫作了〈楞嚴百偽〉一文,對《楞嚴經》提出了101個疑問。何格恩、周
叔迦等學者也從不同角度認定此書是偽作。從敦煌文獻出土之後,學界對此經的懷疑
風氣更盛。
雖然反對者眾,但是基於宗教信仰的立場,《楞嚴經》此書仍然得到多數佛教信徒的
支持,認為此書是真佛經。萬佛城創始人宣化上人亦曾公開保證:「我今天向大家提
出保證,保證楞嚴經是真經。如果楞嚴經是偽經,我願墮地獄。」後有釋愍生法師作
《辨破〈楞嚴百偽〉》,對呂澂提出的101個疑問一一破斥。
主要內容
全經分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部分。第一卷為序分。講述此經說法因緣:佛遣文
殊師利以神咒保護阿難免受摩登伽女誘惑破戒,並為其說修禪定,能斷煩惱,以顯常
住真心性淨明體等。
第二卷至第九卷為正宗分。主要闡述「一切世間諸所有物,皆即菩提妙明元心;心精
遍圓,含裹十方」,眾生不明自心「性淨妙體」,所以產生了生死輪迴的現象,應當
修習禪定,以破種種「顛倒」之見,通過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四加行、十
地、等覺、妙覺等由低至高的種種修行階次,達到方盡妙覺,「成無上道」。
第十卷為流通分。講述此經應永流後世、利益眾生等。
第一卷 
敘述阿難因乞食,被摩登伽女用幻術攝入淫席,將毀戒體。如來放光,並要求文殊師
利以神咒往護,遂將阿難及摩登伽女來歸佛所。阿難見佛,頂禮悲泣,悔恨自己一向
多聞,道力未全,因而啟請宣說十方如來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禪那最初方便。佛告
以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有諸妄想故有輪轉。
第二卷 
因波斯匿王之問,顯示真性圓明無生無滅本來常住之理。並說一切眾生輪迴世間由二
顛倒分別妄見,隨業輪轉:(1)眾生別業妄見,(2)眾生同分妄見。應當抉擇真妄,而
明五陰身心不有,世界本空,破我法二執,顯本覺真如,顯示五陰本如來藏妙真如
性。
第三卷 
佛對阿難陀就六入、十二處、十八界、七大等一一說明本如來藏妙真如性。
第四卷 
因富樓那之問,顯示世間一切根塵陰處等皆如來藏清淨本然,但以三種相續:即世界
相續、眾生相續、業果相續,諸有為相循業遷流,妄因妄果其體本真。真智真斷不重
起妄,是故如來證真故無妄。四大本性周遍法界,歇即菩提,不從人得等。
第五卷 
憍陳如五比丘,優波尼沙陀、香嚴童子、藥王藥上二法王子、跋陀婆羅等十六開士、
摩訶迦葉及紫金光比丘尼等,阿那律陀、周利槃特迦、驕梵缽提、畢陵伽婆蹉、須菩
提、舍利弗、普賢菩薩、孫陀羅難陀、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優波離、大目犍連、烏芻
瑟摩、持地菩薩、月光童子、琉璃右王子、虛空藏菩薩、彌勒菩薩、大勢至菩薩等,
各各自說最初得道的方便以顯圓通。
第六卷 
即是觀世音菩薩說耳根圓通,以聞熏聞修金剛三昧無作妙力,成三十二應,入諸國
土。獲十四種無畏功德,又能善獲四不思議無作妙德。文殊師利以偈讚歎。佛更為說
四種律儀(淫、殺、盜、妄),令離禪魔。
第七卷 
佛說四三九句大佛頂陀羅尼(即能記憶、受持一切佛法的能力)。此即《大白傘蓋佛
頂陀羅尼經》。並說安立壇場法則及持誦功德。次因阿難請問修行位次,佛先為說十
二類眾生(胎、卵、濕、化、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色、非無色、非有想、
非無想)顛倒之相。
第八卷 
說明三摩提三種漸次。其次說明五十七位:干慧地、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四
加行、十地、等覺、妙覺。又因文殊問,示經五名,說明經的歸趣。因阿難問,說地
獄趣造十習因,受六交報(即六道),以及鬼、畜、人、仙、修羅、天等七趣,自業所
感差別。
第九卷 
說明三界二十五有之相。次明奢摩他中微細魔事,即五陰魔等。
第十卷 
說五陰的行陰魔中十種外道(二無因論、四遍常論、四一分常論、四有邊論、四種顛
倒不死矯亂遍計虛論、立五陰中死後有相心顛倒論、立五陰中死後無相心顛倒論、立
五陰中死後俱非心顛倒論、立五陰中死後斷滅心顛倒論、立五陰中五現涅槃心顛倒
論)。識陰魔中禪那現境十種魔事。次明五陰相中五種妄想等。
文本比較
後漢安息三藏安世高譯《佛說摩鄧女經》一頁,東晉《佛說摩鄧女解形中六字經》,
譯者不詳,此二經同本異譯。內容說阿難行乞,遇摩鄧之女,因前生有宿緣,摩鄧女
對阿難心生愛慕,自願出家,後經佛陀教導,得到解脫智、證阿羅漢。
三國吳天竺竺律炎共支謙譯《摩登伽經》二卷,西晉竺法護譯《舍頭諫太子二十八宿
經》一卷,此二部經是同本異譯,內容與《佛說摩鄧女經》大致相同,但多了許多細
節與咒語。此經說,有栴陀羅(即賤民)女愛慕阿難,央求其母以栴陀羅咒引阿難前
來,佛陀以六句咒語救護阿難。後栴陀羅女自願從佛出家,得阿羅漢果,因為栴陀羅
是賤民種姓,佛陀讓賤民出家,引起婆羅門及各長者居士的議論,震動波斯匿王,後
經佛陀說法,破除婆羅門舊有的優越觀念。它所記述的內容細節與《楞嚴經》有所出
入。
姚秦鳩摩羅什譯有《佛說首楞嚴三昧經》,主要在說明首楞嚴三昧,與《楞嚴經》內
容不同。劉宋時譯出的《佛說法盡滅經》,譯者失傳,其中有提到佛法消失時,《首
楞嚴經》與《般舟三昧經》會先消失。在唐朝之前,引述此段記載的文獻,皆認為此
處所說的《首楞嚴經》係指鳩摩羅什譯出的《首楞嚴三昧經》,但是明清之後大多數
人認為是指本經。
唐不空三藏譯《佛頂如來放光悉怛多缽怛囉陀羅尼》,元沙囉巴譯《佛頂如來頂髻白
傘蓋陀羅尼》,元真智譯《大白傘蓋總持陀羅尼經》,敦煌有發現《大佛頂如來頂髻
白蓋陀羅尼神咒經》殘本。日本東密傳有《白傘蓋大佛頂王最勝無比大威德金剛無礙
大道場陀羅尼念誦法要》,譯者不詳。與《楞嚴經》咒相近,可能是相同的咒語異
譯,或是《楞嚴經》咒是由此抄錄改寫的。
日本《大正藏》中收有《大佛頂別行法》,此書據說是從《佛頂廣聚陀羅尼經》與其
他密教經典中抄錄出來的六品,《佛頂廣聚陀羅尼經》在中國已經失傳,但在日本大
正藏中還收有部份殘本。在敦煌有發現相同的抄本,名為《大佛頂如來放光悉怛多大
神力都攝一切咒王陀羅尼經大威德最勝金輪三昧品》,相當於《大佛頂別行法》的第
一品。《楞嚴經》的第七品,如何攝心、建立道場、持咒功德,幾乎都與《大佛頂別
行法》相同。但是大正本中沒有楞嚴經咒,而敦煌本中有大佛頂白傘蓋咒,與楞嚴咒
相似,但版本不同。但《佛頂廣聚陀羅尼經》的說法地點是佛在迦膩瑟吒天,不是對
阿難所說。
有學者懷疑《楞嚴經》的第七品是從《大佛頂別行法》或《佛頂廣聚陀羅尼經》中抄
錄出來的。
在敦煌出土的唐高祖年間道士劉進喜所撰《太玄真一本際經》,行文風格與《楞嚴
經》多所類似,有學者懷疑楞嚴經的部份內容是由本際經所抄錄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