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自修論

十六觀智是內觀修習的十六個階段。
一、名色分別智(namarupa-pariccheda-bana 
二、緣攝受智(paccaya-pariggaha-bana 
三、思惟智(sammasana-bana 
四、生滅隨觀智(udayabbaya-bana 
五、壞隨觀智(bhavga-bana 
六、怖畏現起智(bhaya-bana 
七、過患隨觀智(adinava-bana 
八、厭離隨觀智(nibbida-bana 
九、欲解脫智(mubcitukamyata-bana 
十、審察隨觀智(patisavkha-bana 
十一、行捨智(savkharupekkha-bana 
十二、隨順智(anuloma-bana 
十三、種姓智(gotrabhu-bana 
十四、道智(magga-bana 
十五、果智(phala-bana 
十六、省察智(返照智)paccavekkhana-bana
生滅隨觀智是佛教巴利論典所講述的十六觀智之一,內觀的一個重要階段,實際體驗到剎那無常,即「身」和「心」都以非常高的速度成變化生滅。
無諍三昧,佛教用語,梵文Ara
ņa,音譯阿蘭那,華語「無諍」。梵語Samadhih,音譯三昧,華語「正定」,就是入了禪定之意。「無諍三昧」,就是無我人、彼此高下、聖凡之分,一相平等。連真空亦無住,若有住者,即有對待,便生諍論,長繫生死矣。
無諍三昧是大乘佛教中常見的修行方法之一。
三昧,意譯為禪定(梵文Sam
ādhi,又譯三摩地、三摩提),意為「止」、「定」、「心一境性」。最早
出自《奧義書》、《瑜伽經》中,為傳統印度教修行方式之一,八支瑜伽的第八支。後為佛教所吸收,將持戒、禪定、智慧三者合稱為三無漏學。
修定者通常會儘可能排除一切雜念,使心神平靜。如何集中精神?可分為兩種:一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即「生得定」,另一種是因後天的努力而使集中力增加,即「後得定」。前者靠積德,後者靠修行而得。
《十住毘婆沙論·卷十一》載「三昧乃四禪(四靜慮)、八解脫以外之一切定;又言三解脫門(無漏之空、無相、無願三昧)和三三昧(有覺有觀定、無覺有觀定、無覺無觀定)稱為三昧。」
釋義
原始佛教與大乘佛教對於三昧的定義並不完全相同。在梵語中有七個名詞皆被漢譯為「定」,但他們之間又有細微的不同,分別為三摩地(samadhia)、三摩鉢底(Samapati)、三摩呬多(Sanmanita)、馱那演那(Dhy
āna,又譯為禪那)、奢摩他〈Samatha〉、現法安樂〈Dadharma-sukhavihra〉、質多醫迦阿羯羅多〈Citta-eka-agrat等。
禪定一詞是梵漢合體的佛教術語,由禪那(Dhy
āna)的簡稱「禪」,與梵語中的三昧(Samatha)的漢譯「定」複合而成。禪那與定可視為同義詞,但是兩者的分別在於,禪那的範圍窄而定的範圍寬。禪那專指色界以上的四禪境界,而欲界諸定因智慧狹小,不能稱為禪。《大智度論》卷28:「四禪亦名禪,亦名定,除四禪,諸餘定亦名定,亦名三昧,不名為禪。」因為佛陀與其弟子多以四禪力證入?盤,所以四禪又稱根本定〈dhyana-maula〉。 
以四禪為基礎,遠離妄想,身心寂滅,安住在現前的法樂之中,就是現法安樂〈dadharma-sukhavihra〉,或稱現法樂住(drsta-dharma-sukha-vihara)。 
三昧(samadhi),或稱三摩地,意為等持,只要心不散亂,專注於所緣境,皆可稱為三摩地。如《大智度論》說:「一切禪定攝心,皆言三摩提,秦言正心行處,是心從無始世來常曲不端,得此正心行處,心則端直,譬如蛇行常曲,入竹筒中則直」。 
三摩?(Samapati),意為等至,指心至平和之境。範圍較三摩地為廣,包含一切有心定、無心定、甚至片刻的定心。三摩半那(samapduua)則指已入定中,《一切經音義》:「欲入定時名三摩?底,正在定中名三摩半那。」 
三摩呬多(Sanmanita),意為等引,指攝心至於安定平和之境。《瑜伽師地論》:「若有獲得九相住心中第九相住心,謂三摩呬多。」 
質多醫迦阿羯羅多〈citta-eka-agrat〉,意為善心一境性。《俱舍論頌疏》:「心一境性,名之為定。」
問:何等名心一境性;答:謂能令心專注一所緣。」《清靜道論》說:「善心一境性〈citta-eka-agrat〉為定……以等持(Samatha)之義為定。為什麼名為等持呢?即對一所緣而平等的平正的保持與安置其心與心所;是以那法的威力而使心及心所平等與不散亂不雜亂的住於一所緣中,便是等持……這裡的定是以不散亂為(特)相,以消滅散亂為味(作用),以不散動為現起(現狀)……故知樂為定的足處(近因)。」 
奢摩他(
samatha,又譯為舍摩他、奢摩陀、舍摩陀),意思是止、寂靜、能滅等。止息一切雜念、止息諸根惡不善法,所以能夠熄滅一切散亂煩惱。
禪定並不等於禪宗,因為禪宗雖然也鼓勵參禪、禪定,但是更重視智慧的開悟。
佛教將禪定分成世間定與出世間定二者。世間定,亦即四禪八定,這是任何外道凡夫甚至畜生道眾生都可能達到的境界,進入四禪八定的眾生,可能會得到一些神奇的能力,也就是神通,也可以暫時止息欲界的痛苦。但是一旦離開定境,很快又會被世間煩惱所侵襲。
因此佛教並不專注於禪定的修練,而是將禪定當成追求解脫的方式之一,目的在於追求解脫一切煩惱的出世間定-亦即滅盡定。
一般來說,禪定不一定能悟道解脫,但要悟道解脫卻離不開禪定。
但是對上根利智者而言,禪定並無一定之形式。所謂:「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十字街頭好參禪。」「如來於二六時中常起觀照。」只要念念覺照,當下「一念清淨一念佛,念念清淨念念佛。」,「不怕念起只怕覺遲」,時時刻刻保任,修無修修,行無行行,修一切善而不執著所修之善,斷一切惡且故不為一切惡所縛,當下這念心便是歸於中道。
禪定六法
靜:緩和身心,消除緊張。 
定:專注不移,一心一意。 
止:擺脫雜念,頭腦休息。 
觀:一心觀想,堅強意志。 
覺:感覺敏銳,思緒空明。 
同:無限可能,創意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