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宗教 回道教經咒

道教符咒法術     

符的製作及施用符咒的一般原則

第一節、符的製作

在道士和巫師看來,符是溝通人與神的秘密法寶,所以不是隨便可以亂畫的,故有所謂“畫符不知竅,反惹鬼神笑;畫符若知竅,驚得鬼神口叫”的說法。畫符的方法成百上千,有的要掐訣存想神靈隨筆而來,有的要步罡踏鬥,念動咒語……就是在鋪紙研墨、運筆等方面都有講究,其程式之複雜,方法之繁瑣,足令善男信女們頭暈目眩。

一、畫符儀式的程式

畫符有一定程式,決不可以簡單了事、順序顛倒。

從總的方面看,畫符都要設壇行祭禮(尤其是道士),有所謂“總壇式”。總壇式堛瑭`符咒寫有道士們通常信仰的神祗——土地、城隍、東方青帝、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朱雀大將、玄武大將、黑殺大將等。如古代敦煌道士畫符時所設的總壇式圖中的總符咒。道士們還要造壇,造兩塊天帝的印把子。這兩印是雕在壇上的,前後都要雕。

也有不設“總壇式”或造壇的,如“請仙箕法”等。請仙箕時,用三盤果子,茶、酒各三盞供於正堂屋的神龕上……,或供于臨時設在屋外某個方位,相當於供桌的飯桌上即可。

畫符前,先要淨心——聚精會神,誠心誠意,清除雜念,思想專注,以及要淨身、淨面、淨手、漱口,並要預備好水果、米酒、香燭等祭物,還有筆墨、朱砂、黃紙等。對這些用品,道士先用神咒來敕,以使其具有神威。

朱砂咒:丹石鎮凶魔滅鬼崩研書靈符三界通行急急如律令。畫符之前,還要上香跪拜,祝告天地神祗,將要禱告主事表達出來。祝告完畢,取出紙墨或朱砂,正襟危坐,存思運氣,一鼓作氣畫出所要畫之符,中間不可有任何間斷停頓。畫符時要吹氣于符中,同時還要一邊畫一邊用嘴輕輕念咒。此外,不握筆之左手要作出書符時必用的日君訣、月君訣、天綱訣等手勢。日君訣:變曲左手四指指尖,只有第二指平伸,指尖朝上。月君訣:除第四指平伸,指尖朝上外,其餘四指微向內彎。天綱訣:第二指平伸,指尖朝上,其餘四指尖微向內彎。用口月君訣的目的,據說是取日、月陰陽真氣,引氣入符,借神靈助威,驅邪伏鬼,增加符的靈驗性。用天綱訣,也在於用此指法,指揮鬼神,畫符時借天綱指取綱氣引入符內。

畫符畢,將筆尖朝上,筆頭朝下,以全身之精力貫注於筆頭,用筆頭撞符紙三次,然後用金剛劍指敕符,敕時手指用力,表現出一種神力已依附到符上的威嚴感,最後將已畫好的符紙,提起繞過爐煙三次,如此這般,畫符儀式才算完畢。

二、畫符材料

畫符的材料一般都有規定;畫符一定要用墨或朱砂,尤以朱砂居多。之所以多用朱砂,在於古人以為朱砂有鎮邪作用。符的載體用桃木板最多,因為古代多以為桃木有極強的驅趕魔邪之神力。其次有柏木板、棗木板、石塊、磚和黃紙等。另外,布、絹絲的使用也很普遍。

符的載體不同,使用方法也就不同。木料符一般是掛或釘於某處,或燒成灰和上水吞服;石料和磚料的一般是埋於地下;紙料布料的,有的佩戴於身,有的燒成灰與水一起吞服,有的紙符或布符還須書寫兩份,既要吞食,又須張貼。如張天師祛病符,此符是初一日得病者所用的祛病符。用朱筆黃紙書寫,書時叩齒三次,含一口淨水向東方噴出。邊寫邊念祛病咒語:赫赫陽陽,日出東方,吾敕此符,普掃不祥。口吐三昧之服飛門邑之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疾用穢跡金剛降伏妖怪,化為吉祥。急急如律令敕!符寫兩份,燒成灰吞食一份,貼在門上一份。

三、幾種特殊的畫符法

如前所述,畫符的方法一般是用筆將朱砂水或墨汁畫於木板、石塊、磚、紙、布或絹絲上。除此之外,還有幾種特殊的畫符法值得一提。

一是舌尖書符。舌尖書符不同於筆書。筆書是以毛筆書寫,舌書則是以舌當筆直接書寫。

之所以用舌尖書符,是因為舌尖所書之符有很強的“鎮”的作用。由於舌代表心,心在五行中為火,書符所用之朱砂也近於火,猶如夜晚在森林中點起篝火,野獸則不敢近前面之理而“避邪”,西北為乾,乾為天,“元始”之“天”氣就更有威懾力量了。

二是以手指憑空虛寫虛畫。止血符的畫法就是如此。

這種符並不要寫畫到什麼物體上,其關鍵是畫符動作,所以在動作要求上極為複雜嚴格。這種符篆的目的不是長期的防禦性的,而是在緊急情況中要求立即見效,所以符體的重要性遠不如畫符動作。由於符體沒有長期存在的必要,所以只以手指空中比畫即可。

這種以手指憑空虛寫虛畫之符的典型是治鯁符。

骨頭等卡在喉嚨堙A在這種危急情況下,才可能把符寫出貼在那媯平啋v療,“神力”只能在畫符動作中施放出來,動作一經完成,治療也便結束。

這四個符的具體畫法是:用半碗淨水,左手無名指和小指屈於掌心,托起水碗。右手大拇指壓無名指和小指屈於掌心,只伸直中指和食指,向東面吸一口氣,再吹入碗中,然後用右手中指和食指在碗中水面寫符。一邊寫一邊念咒語:此碗水化如東洋大海,喉嚨化如萬丈深潭,九龍入洞。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寫完後將半碗水一口氣喝下。骨鯁等吞下之後,還要用化骨符消化骨頭,用消稻麥芒及稻麥鯁符消化稻麥芒鯁。化骨符的畫法是:左手屈無名指和小指,托水碗,右手拿筷子向碗中水面虛畫此符,然後面對太陽喝下,據說骨頭便會消化。

消稻麥芒及稻麥鯁符的畫法是:右手在地上寫“車車車”,用左腳踩住,再寫“犇”,用右腳踩住。左手屈中指和無名指托水碗,右手向水面寫符,邊寫邊念咒語“雷擊水”。寫完後一口氣把水喝下……。

三是用銅劍、師刀、權杖憑空虛寫虛畫。例如,瑤族相傳銅劍為驅鬼邪、除妖魔之寶,所以瑤族在舉行某些巫術儀式時,要用銅劍畫符水、敕令,以降妖邪。侗族道師在敬祭鬼神時,要以權杖、師刀指水畫符,以示鎮妖除怪,逐鬼逐魔。

四、畫符的時間禁忌

端午節是畫符、造符水的吉日,畫符造符多在這一天舉行。畫端午驅鬼符更是如此。

每年有四天不可亂畫符,如若在這四天畫符;不但不靈驗,而且還有害。這四天是農曆的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

畫符最好選擇子時或亥時。據說此時是陽消陰長、陰陽交接之時,靈氣最重,其次午、卯、酉時亦可。

與動作配合

符咒術的施行,不像□□□中的求神、求佛,只是頂禮膜拜,或以香火供祭就可,而要憑藉一定的手段去積極地影響外界。正因如此,在施用符咒時,往往要採取一定的動作來配合符咒使之作用到被施用了符咒的物件上,這就是所謂的“咒動”。咒動包括禹步、掐訣、吐唾液、搖頭晃腦等。

禹步是道士作法時的一種特殊步伐,傳說大禹治水時“屆南海之濱,見馬禁咒,能令大石翻動。此鳥禁時,常作是步。禹遂模寫其行,令之入術。按胡先生在書中的解釋,此句中的“白虎”為道教之“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類代號,下文中的“白虎”之義同,指方位而言,非真以釵和刀刺虎也。茲以還,術無不驗。因禹製作,故曰禹步。末世以來,好道者眾,求者蜂起,推最初的禹步並不複雜,

前舉左,右過左,左就右,左過右,右就左。次舉左,右過左,左就右,如此三步,當滿一丈二尺,後有九跡。或者是

正立,右足在前,左足在後,次複前右足,以左足從右足並,是一步也。次複前右足,次前左足,以右足從左足並,是二步也。次複前右足,以左足從右足並,是三步也。如此,禹步之道畢矣。

到了後來,禹步的形式越來越複雜,不僅步伐有種種講究,而且要不停地念動咒語,存想各種神祗隨步而來,或存想自己足踏星斗,面謁神靈,求神禳災祛禍,保佑平安。“三步九跡”的禹步法。是進一步複雜化了的禹步形式。走禹步本身似乎就是在畫符施符。

掐訣是施用符咒時應加以配合的一種手勢。其作用是可通真制邪。“捏(也即掐——引者)訣者,所以通真制邪,役將治事各不一。罡訣有七百餘目,今所用者不多。四維,八方,自四指根逐節數共十二,按十二辰分出:八卦、七星、九宮、三台,各主其所行之事。”這就是說,不同的掐訣手勢,在不同的符咒術中具有不同的功用。如召神要用紫微印這種手勢。其法為以小指從第四指背過,用中指勾住,大指掐第四指第三節,中指掐掌心橫紋,二、四指伸直。它象徵著握有紫微大印,據說此印可以“指揮一切鬼神及召三十六將”來降伏惡鬼。又如拘邪指:左手指平伸,然後先攏第四指、小指從四指背入中指,勾掐掌心,大指壓中指,曲轉大指頭壓定二指。其作用是拘妖邪至壇前或立獄焚邪,多用於驅邪壓煞。

與念咒相配合的動作中有一種被稱之為“按山源”的非掐訣手勢值得一提。這是一種念某些咒語時須配合做的動作之一。方法是以手指壓按鼻端下、兩鼻孔之間處。古人認為此動作有驅邪鎮鬼的作用。就談到:“……又叩齒三通,乃開目。徐去左手按山源則鬼井閉門……鼻下山源,是我一身之靈津,真邪之通府。背真者所以生邪氣,為真者所以遏萬邪,在我運攝之爾,故吉凶兆焉。”

三、與“咒物”配合

施用符咒不僅要與“氣”與動作配合,還要配合以一定的物品,使施用的符咒有所憑依。比如漢族和一些少數民族往往在刀劍上刻上或寫上咒語,或是面對刀劍念咒燒符畫符,認為只有這樣刀劍才會具有鎮妖避邪的力量。此時的刀劍已相當於符咒本身。

施用符咒時要配合以一定的物品的特點,更突出地體現在詛咒厭勝上。詛咒厭勝的巫術原理是交感巫術和模仿巫術。交感巫術認為,類似物可以治病,如紅色的植物可以治血疾,黃色的植物可以治黃疸病等。又認為人體的任何部分都可以與全身發生感應作用,脫離人體的頭髮、指甲等,只要巫師施以詛咒術,都可以使人中邪、得病,甚至死亡。模仿巫術認為,將某人接觸過的東西施之以詛咒術,就可以作用於此人。或將一木偶象徵某人,用針戳此木偶,就等於殺傷了此人。中的那位年輕傭人所用的就是此術,只不過他所用的偶像是布偶而非木偶,寫馬道婆向趙姨娘要了張紙,拿剪子鉸了兩個紙人兒,遞與趙姨娘,教把他二人的年庚寫在上面;又找了一張藍紙鉸了五個青面;並在一處,拿針釘了。叫趙姨娘將兩個紙人一併五個鬼都掖在他們各人的床上就完了。說她只在家塈@法,自有效驗。這堜狴峈滌葦h是紙偶。

詛咒配以咒物之術不僅在漢族中盛行,在一些少數民族中也盛行。例如,佤族過去在發生械鬥時,為咒死敵方,要從敵方的房頭上偷一把茅草回來進行詛咒。傣族過去為咒死對方,則從對方偷取腳印、頭髮或衣服碎片並剪一紙人一起進行詛咒後,放在對方竹樓下,或偷對方的指甲並剪紙人用鐵釘釘上。彝族過去咒人時用一草人代替,用刀把草人砍碎,便認為是把敵人砍碎。或將一把草和一隻雞捆在一起,巫師把和草捆在一起的雞拿在手中,口念“咒人經”,詛咒被咒之人像雞一樣死去。念完經後,由家人把雞打死,煮熟食之。然後由巫師紮一萆人用刀砍碎,以示砍死了被咒之人。

四、各種禁忌

施用符咒並非一件簡單隨便之事,它往往有各種嚴格的禁忌規定,決不可越雷池一步。若有違犯,符咒必不靈驗。

齋戒沐浴

施用符咒要靠鬼神相助,而鬼神十分喜好潔淨,所以祈請神靈而帶著滿身塵土,或嘴堣滮W不乾淨是萬萬不行的。因此,比較正規的施用符咒,首先要靜心沐浴,洗手漱口,並念“我以月洗身,以日煉真,仙人輔己,玉女佐形,二十八宿,與吾合併,千邪萬穢,逐氣而清”之類的淨身咒。

有的齋戒沐浴只消在施行符咒術之前或之時進行便可,有的則要在施行符咒術的幾天前就要開始進行。帶升山符前要齋戒七天的做法:“凡人入山,皆當先齋潔七日,不經污穢,帶升山符出門,作周身三五法。”在一些經文中,有關施用符咒術前需齋戒沐浴的規定也不少,這些經文中明確規定“不得不洗手漱口便施行符咒”云云。

施用符咒的等級

很多符咒的施用有嚴格的等級規定,什麼人佩什麼樣的符,念什麼樣的咒都必須認真遵守。比如護身符雖為最常見之符,但各種人所佩戴的護身符卻有各不相同。不同身份的三種人所佩戴的三種不同的護身符:

施用符咒的道德要求

德修養的好壞對施用符咒是否靈驗具有不可忽視的作用。一些道教經典中每每強調施行符咒者要“氣清心正”,叫亍善積德”,只有如此,施用的符咒才能靈驗。否則,無此功德,雖用符念咒也始終無驗。若想假借符咒行“不仁不義”之事,符咒不但不靈驗,還會置這種人於死地。反之,符咒難犯品行端正之人。和各有一段故事旨在說明這些道理。咒術能死人,能生人,如言而死,如言而生。,此邪法也。臣聞邪不犯正,若使咒臣,必不能行。帝召僧咒奕,奕對之無所覺。

符篆這家,時時有人習學,頗有高妙的在內。卻有一件作怪:學了這家術法,一些也胡亂做事不得了。盡有奉持不謹,反取其禍的。宋時乾道年間,福建福州有個太常少卿任文薦的長子,叫做任道元。少年慕道,從個師父,是歐陽文彬,傳授五雷天心正法,建壇在家,與人行持,甚著效驗……後來少卿已沒,道元襲了父任……淳熙十三年正月十五日上元之夜,北城居民相約糾眾,在於張道者庵內,啟建黃策大醮一壇,禮請任道元為高功,主持壇事。那日觀看的人,何止挨山塞海。內中有兩個女子,雙鬟高髻,並肩而立,豐神綽約,宛然並蒂芙蓉。任道元抬頭起來看見,驚得目眩心花,魂不附體,那媮棸U什麼醮壇不醮壇,齋戒不齋戒,便開口道:“兩位小娘子請穩便,到堶惆茯搕@看。”兩女道:“多謝法師。”正輕移蓮步,走進門來,道元目不轉睛,看上看下,口崲允D:“小娘子提起了鑭裙。”蓋是福建人叫女子抹胸做鑭裙,提起了,是要摸她雙乳的意思,乃彼處鄉談討便宜的說話。內中一女子正色道:“法師做醮,如何卻說恁地話?”拉了同伴,轉身便走。道元又笑道:“即來看法事,便與高功法師結個緣何妨!”兩女耳根通紅,口堻銙銩L罵而去。待得醮事畢,道元便覺左耳後邊有些作癢,又帶些疼痛。叫家人看看,只見一個紅蓓蕾,如粟粒大,將指頭按去,痛不可忍。

次日歸家,情緒不樂。隔數日……道元是夜夢見神將手持鐵鞭來追逐,道元驚惶奔走,神將趕來,環繞所居九仙山下一匝,被他趕著,一鞭打在腦後,猛然驚覺。自此瘡越加大了,頭脹如栲栳。每夜二鼓叫呼,宛若被鞭之狀。得到二十日將滿,梁鯤在家,夢見神將對他道:“汝到五更初,急到任家,看吾撲道元。”鯤驚起,忙到任家來。道元一見哭道:“相見只有此一會了。”披衣要下床來,忽然跌倒。七八個家人共扶起來,暗中恰像一隻大手拽出,撲在地上。仔細看看,已此無氣了……這則故事,雖帶有明顯的因果報應思想,但從中也足以看出施用符咒術與道德修養的重要關係。

念咒不可有絲毫差錯

念誦咒語必須心誠,熟練。由於咒語具有一種神秘的、威力無比的力量,所以對它不能有絲毫的玩笑意圖。我國古書中對念咒常有“心要誠,念要熟”、“宜正心誠意,一氣呵成”等語。假若念咒語念錯了一個字乃至幾個字,或是把有的前後幀序念顛倒了,那麼,在很多場合,咒語就會完全失靈,有時甚至會適得其反,給自己招宋橫禍。一個姓侯名元的樵夫因上山砍柴而遇異人授予符咒,把異人所傳符咒盡行習熟。不上一月,其術已成。變化百物,役召鬼魅,遇著草木土石,念念有詞,便多是步騎甲兵。神通既以廣大,傳將出去,便自有人扶從。於是收好些鄉里少年勇悍的為將卒,欲舉事。後因不聽,申君告誡,舉事失敗,遭神君斥駡。自此侯元所曉符咒漸漸遺忘,就記得的,做來也不十分靈了。卻是先前相從這些黨羽,不知緣故,聚著不散,還推他為主。自恃其眾,是秋率領了人,在並州大谷地方搶劫。恰好並州將校,偶然領了兵馬經過,知道了,圍了數重。侯元急了,施符念咒,一毫不靈,被斬於陣,黨與遂散。侯元的施符念咒不靈,雖有神靈懲罰之原因,然他對所學符咒的“漸漸遺忘”,也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

用符有時間禁忌

畫符有時間禁忌,用符同樣有時間禁忌。有的符要配合自己的星命進行使用,不得違犯,若有違犯,不但不驗,還會遭受災厄諸事。比如逢太歲星君之年(不論男女之人的一、十三、廿五、卅七、四十九、六十一、七十三、八十五等歲,皆屬太歲星君之年)的人,必須安奉值年太歲星君,可保平安無事。安時用紅紙書寫太歲符,擇于正月中吉日吉時安之於家中。若此年錯用逢天空星之年的天空不但吉星不會高照,反會造成凶星入宮,造成破財、家庭風波、與人不合之害。張天師祛病符法,則是按農曆的日期用之。如初一日病者,東南路上得之,是神使客死鬼作祟。頭疼作寒熱,起坐無力,吃食無味。用黃紙五張,東南方四十步逆之,即愈。畫符,吞一道,門上貼一道,吉。

此外,施用符咒還有祭品、法器、食物等方面的禁忌。由於祭品和法器是在舉行施用符咒這樣的神事時需要的,因而它們就具有了神聖的性質。對它們不能隨便觸摸,否則就會影響符咒的靈驗。

食物方面的禁忌指的是施用符咒者不能食用某些東西。比如羌族等民族就明確規定念咒者不能食狗肉,不然咒語不僅無效,還會加害於念咒者本身。

化凶為吉類符咒解說

防病治病、避凶趨吉符咒的主要種類

在上一章的第二節,我們歸納了施用符咒的一般原則。防病治病、避凶趨吉符咒的主要種類及其具體施用方法。為何要費此筆墨?——儘管這些符咒無多少實際功用,卻有文化和民俗研究的價值。

符咒本來有白符咒與黑符咒之分(防病治病、避凶趨吉、對人生有利的稱為白符咒,制敵害人的稱為黑符咒),為何只介紹前者而不介紹後者?這是由於:前者的特點是圍繞人們的生活,以實現自身的利益為目的。這類符咒的施行,主要是利於自身的發展。儘管所施行的符咒不能實現所要達到的目標,但它所表達的卻是一種美好的願望。而後者的施行則是出於治弄仇家和敵人,乃至危害一些無辜的人。其施用方法一旦為某些心術不正或別有用心的人所掌握,他們便會以其去制人害人,儘管這些符咒也不能實現所要達到的目標,而一旦為被施以黑符咒者知曉了,難免會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和糾紛,故對黑符咒不作介紹。

【第一章:道教符咒法術概說】

在我國的《封神演義》、《西遊記》等古典小說和當代武俠小說中,往往有道人、巫師、俠士等或仗劍披發“唸唸有詞”、“喃喃而語”,或“燒幾道紙”,或以劍以指往空中“虛畫幾圈”,便能上天入地、隱形變化、移山倒海、呼風喚雨……的情節描寫。這些道人、巫師、俠士等所念之“詞”,所喃之“語”,所燒之紙”,所畫之“圈”,便是本書所要探究的符篆咒語。

咒語,也叫咒詞、神咒、視咒、明咒、咒訣、口訣、訣、禁咒、真言、密語,等等。在巫術和***中,都普遍認為某些語言具有神力、魔力和法力,這種具有神力、魔力、法力的語言便被稱之為咒語。

咒語與咒術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咒術指的是施咒的技藝、技術、方法。咒術包括咒語、儀式和法物(施行咒術時所憑借的一些用具,如刀、劍、頭髮、獸骨等)三大要素。咒語是咒術的要素之一。

咒語的產生與原始人對語言的魔力崇拜有關。在生產力極為低下的原始社會,語言是團結氏族成員,促進社會發展最強有力的工具。語言本身就是生產手段之一,它甚至在當時所有生產手段中佔第一位。一群赤手空拳或手持殺傷能力極低的未經加工的樹枝的原始人,他們合力追逐野獸,就祇有使用手勢或語言,才能統一行動,密切合作獵獲野獸。另外,原始人不理解乾旱、洪水氾濫以及擷取、狩獵中的豐收或歉收的成因,而以為有靈魂、有鬼神在其中主宰,認為善神給人以風調雨順,給人豐收;惡神給人以天災人禍,于是便有祈求善神、詛咒惡神的情緒表露。他們祈求或詛咒之後,也可能恰好得到豐收,得到好的結果。當原始人看到語言能支配人的行動,使難於獵獲的野獸被人們捕獲,祈求或詛咒得到了好處,便據此作出了錯誤的聯想,認為這些好結果都是語言的作用,都是祈求和詛咒獲得的,從而認為語言具有魔力,它可以給人類帶來幸福或災難,可以支配鬼神和自然。這種對語言魔力的信仰崇拜,在後來的發展程序中,便集中體現在咒語上。咒語成了一種作用於特定目的,有著不可抵禦的強大力量的言語,它能使平常的東西具有巫術的能力。

        咒語大多具有如下特點:

        一是反複吟誦的重複性。

        二是詞義的艱深及莫名的神怪的不可解釋性及神祕性。

        三是音節的節奏性,即多在字數、音節、長短、快慢方面具有一定的規律。

        四是伴隨著念咒,巫師們有節奏的舞蹈動作和咬牙切齒的、充滿仇恨的***和無限虔誠的心情中的語氣加強及氣氛的演算上色,增強了咒語的效果。

咒語的階組,尤其是道教咒語的階組,一般是首句呼喚鬼神之名,中間述說對鬼神的要求和指令,末句以“如律令”作結,含有明顯的祈請、敕令的性質。

按表達方式和篇幅長短的不同,咒語可分為咒語、咒詞(巫歌、神歌)、經咒三種主要形式。像雲南鶴慶縣城郊北部和辛屯等地的白族女巫師在舉行上刀桿儀式前所唱的神歌《雪山娘娘》就是一種咒語:

        一步跳到雪山娘娘你

        雙手把妳們挪開。

        熱來就是熱似火,

        冷來就是冷似霜。

        一更天氣下冷雨,

        二更天氣下冷霜,

        三更天氣下大雪,

        四更天氣雪上又加霜

        五更天氣金雞來報曉

        六更天氣山中樹木掛鈴鐺。

        歌一結束,女巫披頭散發,赤著腳板得發燙的犁頭,一步一蹬,爬上刀桿。疊黃紙墊著,一口咬住一個燒咒詞與經咒在篇幅上的區別是咒詞較短而經咒較長,咒歌(巫歌)則有長有短。從功能上看,道教和佛教的許多經文都可視為咒語。因為持念這些經文,也能通神而得到神的護佑,避邪得福。所以在《道藏》的很多經文中常有“念誦此經,則可受十方帝君和神將護佑,消災納福,除罪升天”之類的說法。在一些少數民族中,“經”更與咒語等同。比如壯族的《布洛陀經詩》中的“經詩”一詞,就有念咒之意。佤族,更是把他們的史詩《司崗堙n當成他們民族“最’K的咒語”。每當他們舉行***作用中“作砍牛尾巴鬼”時,“夜間,寨人圍坐在作砍牛尾巴鬼的主人家堙A聽大魔巴念最長的咒語——‘司崗堙式A內容是關于人類的起源,長達十幾萬言,從夜裡十二時念到次日晨九時許,共需9個多小時方能念完。念時魔巴作出不同的動作,有時站,有時坐,有時跳,並有人吹蘆笙伴之,其它魔巴和老人,用牛角杯飲酒,眾人隨咒語的變化,有時激動,有時傷感,但無一打瞌睡的……””此外,從功能上來看,念鬼神之名、天宮之名、星名/}至祈禱、發誓,念某些詩、書、六十四卦卦辭,念童謠等都可視為念咒的不同形式。所以《道藏》的不少經文中也多有持念神名鬼名等而可“驅使鬼神,降邪伏魔”之說,《三國演義》、《西遊記》

        中也有“呼名落馬”之說。有學者認為,祈禱會產生具有重大意義的心理效應,起著誘導、暗示的作用,它實際就是一種咒語。念童謠等於念咒的最典型例子,莫過於魯迅先生在《太平歌訣》一文中參照的192846日《申報》上登載的一則新聞和三首內容相近的童謠。這則新聞說,孫中山陵墓將要竣工,社會上有人謠傳石匠要攝收幼童的靈魂,以合龍口,所以家家幼童左肩上都各懸掛紅布一方,上面寫著四句五言童謠,借以避邪。這些四句五言童謠大體有以下三種相似的內容:

        人來叫我魂

        自叫自承擔

        叫人叫不著

        自己頂石墳

        石叫石和尚,

        再叫自承擔;

        急叫回家轉,

        免去頂石墳。

        你造中山墓,

        與我何相乾;

        叫魂叫不去,

        再叫自承擔。

        從這則新聞和這幾首童謠的內容來看,當時的許多人都十分相信祇要讓幼童念誦這幾首童謠,或佩戴寫有這幾首童謠的紅布一方,便可逃脫靈魂被攝的厄運。念誦童謠等於念咒的情形,在此得到充分體現。符篆,在《辭海》中解釋為是道教認為可用來“驅使鬼神、祭禱和治病”等的“天上神的文字”。實際上,符與篆是有區別的。《抱朴子內篇》談到了這種區別:道士常帶天水符及上皇竹使符老子左契,及守真一思三部將軍者,鬼不敢近人也。其次則論百鬼錄,知天下百鬼之名字,及《白澤圖九鼎記》,則眾鬼自卻。

從《抱朴子內篇》中的這段話來看,符與篆的區別在於符的內容主要是祈禳之詞,篆的內容主要是鬼神之名及形貌。

符與笑在功能上也有區別。打個比方,在功能上,符好比是人、溝通鬼神的“郵遞區號”,篆好比是人給鬼神的“請柬”。有了郵遞區號又有了請柬,人有所請,鬼神自然也就能有所知而前來替人行“道”了。

符與篆在功能上的另一區別是符主要被道士巫師等用來作“驅鬼召神”或“治病延年”等的祕密文書,而篆則主要是道士的登真篆,也就是道士的名冊,是道士個人修身立業,遷升道職的資格證。這正如《洞玄靈寶課中法》所說的那樣:“篆者戒篆情性,止塞愆非,制斷惡根,發生道業,從凡入聖,自始及終,先從戒篆,然始登真。”篆雖也具有符那樣的防災除疾等作用,但這種作用只為自己不為他人。關于符的起源和演化,目前學術界主要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符的出現,來源於原始思維所產生的奇妙想象。最初的符是用桃木雕成的門神神茶和鬱壘,稱為桃符。相傳東海度朔山桃樹下有二神,名神荼、鬱壘,能食百鬼。古人以為桃木能鎮鬼驅邪,故有於夏曆新年時以桃木板畫二神像,懸於門戶之俗。桃符既是後世楹聯的先河,又是符篆的濫觴。如果說,原始人的信仰導致了符的產生,那麼,道教對早期民俗的滲透,就有力地推動了符篆的發展,擴大了它的形式和使用的範圍。

關于符的起源和演化的另一種觀點是,符是中國古代的一種信物,始於春秋末年、戰國初期,秦漢時期最盛。

《說文解字》稱:“符,信也,漢制,以竹長六寸,分而相合。”東漢前紙張尚未發明,符是用竹子做成的信物,即剖竹為二,合而相符,相當於一種証明的憑據。現代的“符合”、“相符”等詞語,就是對“符”字古義的保留。竹制之符一般在民間作兌換、租借的憑證使用。而朝廷對友邦國家使節的往來以及調集***所用之符,則是用青銅、金、銀、玉等鑄造、製作的,形狀分虎、龍、人、龜、蛇、魚等,其中以虎形居多,其表面鐫刻有文字,敘述用處。兩符相合的面,一面有突出的半圓柱,一面是凹下去的柱穴,兩面合縫,絲毫刁;差,形成一個整體,即所謂“合符”。後來有了印章,才逐漸廢除了用符取信的做法6)。再至後來,巫師和方士道人借用了“符”這一標簽,假托將神力以符號的形式附著在規定的“文字”或“圖形”上,並將其書寫在規定的紙、絹、木、石等物品上,作為傳達神命和行使神命的憑據,這就是我們今天為能見到的“神圖巫符”。

以上兩種觀點,永遠不同的角度和側面探討符的起源和演化,具有一定的科學性。然而,探討符的起源和演化,還應當從語言崇拜和文字崇拜,文字比語言在某些方面具有更突出的使用優點等方面宋探討,才顯得更為科學和全面。

從語言崇拜方面來看,符的產生也是語言崇拜的一種反映,符是咒語的書面化。有學者就認為:“很可能最初的符祇是咒語的書面化,後來為了同一般的字句相區別,反映符的神祕性和無窮威力,才用變形文字和在符面上增加線條,使符面成為一種似文字非文字、似述句非述句的圖形。””

從文字崇拜方面來看,中國最初的象形文字,本來就有藝術價值和某種神祕性,而後有《河圖》、《洪範》九疇、《洛書》和《易經》八卦的出現,更加強了古人的文字崇拜。神仙方士中流傳的符圖和印章,便源於這種古老的文字崇拜。由于符比起咒語來在時間的衡持性和空間的自定性上更顯出明顯優勢,符不論是佩戴在身上和貼在物上都能給人以威力常在的感覺,所以符的運用到了後來也就同咒語一樣,越來越廣泛。

符的形式,按載體的不同可分為木符(包括印符)、紙符、布符、絹絲符和實物符等。按筆畫階組和特點的不同可分為文字元(11圖畫符(12)、非文字非圖畫之圖案符(13),以及文字與圖畫、文字與圖案相結合之符等。

文字元除了道士、巫師所創造的之外,書門聯,書“姜太公”、“石敢當”等神名及書“魂”、“囂”、“大”、“王”等字也有符的功用。如五月端午,許多地方盛行用雄黃在小孩額上書一“王”字,以避邪除穢。

實物符如道教及漢族民間常用的桃木棍、桃木製具,《紅樓夢》中賈寶玉佩戴的那塊和他與生俱宋的“通靈寶玉”,一些少數民族所佩帶的動物殘骨、石子,某些植物的根、莖、葉、花、果實等護身之物,都是實物符之典型。而道教的鏡、劍、書等實物,同樣具有符的功能。鏡子具有吸收、抵消、反射、分解、倒影、投影、加強、轉換等的功用,因而在道教和民間的儀式中,常常被用以避邪除妖。李時珍在他的《本草綱目》堣]記述了鏡子防鬼驅魔的作用:鏡乃金水之精,內明外暗。古鏡如古劍,若有神明,故能避邪魅忤惡。凡人家宜懸大鏡,可避邪魅。葛洪《抱朴子》雲:“萬物之老者,其精悉能托人形惑人,唯不能易鏡中真形。故道士入山,以明鏡徑九寸以上者背之,則邪魅不敢近,自見其形,必反卻走轉。鏡對之視,有踵者山神,無踵者老魅也。”《龍江錄》雲:“漢宣帝有寶鏡如五銖錢,能見妖魅,常常佩由于寶劍難鑄,劍身如流矢,故傳為神奇。據《洞玄靈寶道學科儀》稱,為劍題名,呼之密咒鑷中,則“神金暉靈,使役百精,令我長生,萬邪不害,天地相傾”。

與文字元相比,除鏡、劍、書等實物外,其它實物符的起源期相對要早得多,文字元很顯然至少應在出現文字崇拜之後才會產生。而實物符則在此之前就業已存在。

圖案符包括服飾上的一些圖案、文身的圖案、面具圖案,以及其它一些器物上的圖案,如瓦當—上的吉祥圖案(14)、傢具、木牆壁上的吉祥圖案、厭勝錢圖案、驕形圖案、八卦圖等。這些圖案都有十分突出的避邪趨吉的巫術功用,其產生也應早於文字元。

除此之外,神的小塑像及畫像(如門神、鐘馗等)也有很突出的圖案符的功用。門神之始,據傳起於唐代。唐太宗曾經有一段時間苦於睡覺時噩夢叢生,夢中鬼神猖獗,險象四起。為了改變這種狀況,太宗命手下兩位虎將秦瓊和尉遲恭守立於門前,以鎮百鬼,果然收效甚好,夢中再也見不到惡鬼。太宗見二將夜夜守衛很辛苦,就命畫匠將二位虎將畫像貼於門上,噩夢同樣不再引發。從此民間爭而仿傚,將二將畫像貼於門上以驅惡鬼,呼為門神。寧波地區鎮海一帶,端午節在家宅中堂也要掛鐘馗影像,書符咒:“五月五日天中節,——切蟲蛇污穢盡消滅。”以雄黃倒寫蛇字,貼於壁上,謂之“驅五毒”。

最初的文字元大多由復文組成,形式十分簡陋粗糙。像《太平經》中記錄的幾百個符,基本上是由隸書的合體組成(17),象征意義也簡潔明瞭。但越往後越變得繁瑣複雜,圖形詭秘莫測,文字艱澀難認,越來越向非字非畫的圖案化發展,象征意義更加繁複,越來越神祕化。為了顯示符文系雲氣結成,後來的符中,線條曲屈纏繞,文字難以辨認,這便是所謂的雲篆。

在一些符中,還有鬼神形象、星圖及古代民間想象中的神茶、鬱壘和用以縛鬼之物葦索弓箭等物形        在前文中,我們分別就符篆咒語的個性——符篆咒語的含義、別稱、起源、形式等方面作了分別概述。由于民間符篆咒語在被道教所吸收和發展,並進一步促成其世俗化方面,以及符篆咒語在傳承、功能、地位、影響等方面都存在諸多共性。因此,在本書中,我們把符篆咒語統稱為符咒,並對其共性加以必要的概述。

民間符咒被道教所吸收和發展,並進一步促成其世俗化,主要表現在:

道教符咒術來源於古代巫術,它是以中國古已有之的薩滿教咒術信仰為基礎,並在吸收了巴、氐等少數民族原始***的某些符咒術及儀式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這正如有的學者所認為的那樣:“符篆之事始於張道陵,符篆故非中國中文字也”。故餘疑其為西南少數民族***,向非漢族之***。”反過來,道教符咒術的發展和完善,又進一步促成了符咒術的進一步世俗化和民間化。這是由于符咒木本來就來源於民間,所以這些發展和完善了的道教符咒術很容易在民間廣泛流行。特別是當符咒術在道教那裡尋找到“理論”支援並再度傳到民間時,它就格外受到推崇。例如患了感冒,有人常常貼個“出賣重傷風,一念就成功”。小兒夜哭,家人常常貼個“天黃地綠,小兒夜哭,君子念過,睡到日出”。這些做法,就是道教符咒術的世俗化和民間化。像《太上助國救民總真祕訣》卷二十五就有“止小兒夜啼法”,其法要先吸氣吹火杖然後再寫帖子,帖文內容為“我有撥火杖,將來作門將,指著夜啼鬼,徹曉終不放”。從中我們可看出道教符咒術世俗化和民間化的影子。

道教符咒術的世俗化和民間化還表現在不論是道教符篆的製作還是其符咒的施用都離不開一整套繁瑣的儀式和禁忌。而民間符咒的製作與施用

則顯得極為通俗簡便。對于巫師和平民百姓來說,製作粗糙醜陋的神圖巫符與製作精美的神圖巫符,進行神祕繁瑣的儀式與進行通俗簡便的儀式,都無多大區別,祇要經由一定的***儀式(如祭祀、焚化、開光…),便都具有了同樣的威力。例如,民間的以影像代替實物的畫符,就具有便於製作和作業,便於攜帶等特點。民間一般的的“甲馬”、“紙馬”等,屬於一種可成批製作的畫符,通過它,就可與在現實中無法聯繫的神靈進行溝通。

有的符咒是公開的,人人都可以使用。但由于符咒被看成是具有不可抵禦的魔力和法力的神聖語言文字,所以符咒更多的是祕密的,只能由某些特定的人掌握,只能在精心已選的接班人中密授。這種密授的主要方式是師徒相傳,它要求“上不傳父母,下不傳妻於”。一些道人、巫師和民間祕密***教首所自稱的遇到異人和神人,或夢中得到神人傳授的符咒術的說法,也屬師徒相傳之列。因為當這些道人、巫師、民間祕密***教首得到所謂異人神人傳授的符咒術後,他們也就同異人神人建立了師徒關係。

由于符咒術的源遠流長以及我國古代迷信鬼神風氣之濃厚,符咒術不僅深深地滲入民眾的日常生活,而且也深深地滲入上層領域。我國古代的***、民俗,以及生產、經濟、軍事、權謀等,無刁;與其發生著密切的聯繫。就***方面而言,符咒術與道教的關係不用說了,就是古代的民間祕密***,不論是為吸引教徒,還是起事作戰,無不扯起了符咒術的大旗。白蓮教、八卦教、清水教、大刀會、紅槍會、義和拳等無不是如此。例如,在起事作戰方面,他們在與官兵對陣時,往往自帶朱符,口念咒語,向前直衝,不避刀槍,其舉動極其壯烈而結局卻異常悲慘。

符咒術與巫術文化更是密不可分。符咒術本來就是巫師的專利,是巫師的看家本領和絕招,不諳熟符咒術的人決不可能當上巫師。正因如此,許多民族的巫師接班人在正式成為巫師之前要花不少時間學習施用符咒。符咒術尤其咒語是巫術儀式的核心,念咒成了各種巫術儀式的最重要組成部分。不念咒的儀式是沒有的,可是卻有不用儀式的咒語。

符咒術對王朝政治也具有一定的影響和作用,成了封建統治階級爭權奪利和鞏固自己的統治的工具。例如,漢武帝因迷信厭勝之術(咒術之一)而對朝廷重臣乃至親生骨肉大加殺戮。南朝陳高宗第四子陳叔堅對後主陳叔寶不滿,“乃為左道厭魅以求福助。刻木為偶人……晝夜於日月醮之,祝詛於上”…。明太祖朱元璋也利用符咒術為自己伺服。第四十二代天師張正常在朱元璋稱帝前就把寫有“天運在太祖”的靈符轉交給朱元璋,為朱元璋改朝換代作輿論宣傳。明世宗也醉心於符咒術,他在位時,道士邵元節、陶仲文因擅長巫術咒語而得到他的恩寵。他們不僅統率道觀,總管路門事務,而且位極人臣,幾乎到·了操縱皇帝和朝廷的地步。

當然,符咒術在政治上的影響和作用,和其對民間風俗習慣的影響相比,要小得多。作為巫術文化的主體部分的符咒術,對中國民間風俗習慣產生了極為重大的影響。這種重大影響可從以下幾個方面看得出來:

        一是民間的請神和祭祀儀式多離不開符咒術,符咒術是人們溝通與馭使神靈的重要法寶。

        二是其它各種民俗作用中乃至日常生活都離不開符咒術。例如,在民間,無論是治病救人、避邪護身,祈求豐產豐收、發財積財,祈求平安,祈告夫婦婆媳和順、安胎保身、六畜驅瘟等,無不用咒。就連小孩玩耍中皮肉被鋒利之物劃破出血,也有相應的止血咒。據《玉匣記》載:“小兒幼年,舉步未穩,多好嬉戲,最易傾跌,或至肉破血流,無法止之。愛訪有符咒止血者,極為神效,懇其傳以濟世……”咒曰:

        太陽出來一滴油,

        手執金鞭倒騎牛;

        三聲喝令長流水,

        一指紅門血不流。

        符篆的運用同咒語一樣,也是十分廣泛,無處不用的。如遇惡鬼有鎮邪驅邪避邪符,遇火有止火符,遇水有止水符,生病有祛病符,建房有鎮宅神符,做惡噩有鎮惡噩符,骨鯁卡喉有化骨鯁符,打官司有六庚六辛符,連科舉、出門遠行、飲食起居,甚至野狗上房、母雞夜啼等,莫刁;有符。例如,讀書人時刻夢想科舉高中,因而科舉也有符(110)。在這個符中,我們可以看出,“早科舉”實際上是咒語,中間的三星當是福祿壽三星的標誌。這道符必須同巫術形式結合起來才有效,其法是取橋上土七升,紅棗五升,載入大瓷瓶中,埋入孔子像前地中三尺,用土將此瓶掩埋後,還需依據五方五色放上五塊各重一百二十斤的大石頭,再將石頭用土埋奸,然後又將此符埋入。另外還需在孔子或文昌誕辰之日向孔子和文昌獻祭,據說此法能保佑一方舉子,使一方的儒學興旺。

三是民眾十分迷信符咒術具有無所不能的神力。人們認為符咒不僅能防病治病、起死回生、馭使鬼神、鎮魔招魂、隱形變化、逢凶化吉、咒殺仇敵,還能飛沙走石、止風止雨、呼鼠驅蚊、搬運物體……民間廣泛流傳的如下有關符咒術的神奇性的神話傳說、史詩故事等,正反映了民眾對符咒術無所刁;能的神力的迷信崇拜:話說漢代有一位仙公,叫葛孝先,丹陽句容人。他從八歲就失去父母,但能好學自立,至13歲就通五經子史書傳,尤其愛讀老莊著作,至16歲,已經名震江左。

有一次,他在翻閱老莊著作時,偶然發現一紙父親的手書筆跡,不禁勾起思念父母之情,心中感到甚是惆悵,便仰天長嘆道:“山川不改色,嚴父已歸空。天下有長生不老之道,何不修之?”從此以後,他就不斷地進入一些名山,去訪求異人。後來,他毅然穿上道衣,入天台山修道去了。在天台山,他遇到了真人左慈,左授予他煉氣保形之術、九丹金液仙經及感應篇。至19歲,他仙道逐漸煉成,乃邀遊山海,倏忽去來。能分形變化,又能絕谷,逾年不饑。

當時吳主得知葛公是個有道之人,對他甚是敬重,以賓禮相待。有一年天大旱,炎熱的太陽總是高懸在天空,像火球一般烤著大地,禾苗乾枯。人民到處燒香求雨,可天上仍然沒有一絲雲彩。吳主問他:“百姓思雨可致乎?”葛公答道:“易得耳。”他隨即書寫了一道符焚燒。俄頃,極亮極熱的天空,忽然變成黑夜似的,晦暗起來,狂風裹著雨點打在屋頂上,接著滂沱大雨便從雲中傾瀉下來,雨水從屋簷、樹頂/頃流而下,匯入中庭,中庭水深達一尺有餘。

吳主見到這一場景,不住地贊歎道:“妙哉!妙哉!此雨足可解去旱情也。”他又興緻勃勃地問葛公:“水中可使有魚乎?”葛公含笑答道:“自然可以。”說畢,又畫一符投入水中,水中立即出現數十條大魚。每條魚都有一二尺長,在水中遊來遊去,甚是喜人。吳主似信非信,令人取出烹之,果然是真魚……沅湘間傳說:有一種名叫“猖鬼”的山鬼,其性最***,喜歡糾纏美貌婦女,婦女被纏上後,往往不認丈夫,也不認父母,哭笑無常,動輒***體。巫師對付猖鬼的辦法是念動咒語,使自己化變為一個絕色美女,作出各種媚態,手捏象征媾合的手訣。巫師此舉,是以******,使猖鬼從貪戀美色,變成厭煩美色,招架不住,落荒而逃,從而達到治病的目的。

宋洪邁《夷堅志》“程法師”條,記載了宋代民間盛傳的哪吒咒語的靈驗故事:張村程法師,行茅山正法,治病驅邪。附近民俗,多詣壇叩請,無不致效。旁村新定人詹聰,暴感疾,招使拯之,隨即平復。時已昏暮,程欲歸,聰父子力挽留旦,不從而行。一更盡,到孫家嶺,月色微明,值黑物如鐘,從林間出正前,圓轉有聲,若與為敵。急誦咒步罡,略無所憚,漸漸逼身。程知為石精,遂持哪吒火球咒結印叱喝雲:“神將輒容罔兩敢當吾前,可速疾打退。”俄而見火球自身後出,與黑塊相擊,久之,鏗然響進而滅,火球繞身數匝亦不見。時山下住人項通,舉家聞山上金鼓喧轟,如千百人戰聲。與子姪遙望,唯見程兀立持誦,寂無燈燭。就呼之,乃覺,即拉之歸宿,心志力定,自是不敢夜行。

《續子不語》卷三記載:常州吳某,刑部郎中諱揖之祖,素好道。自京師歸店,晤一道士,風采絕異,不帶行李而宿。夜覘之,赤身而坐,氣咻咻然從耳中出,蚊刁;敢近。旦起將行,吳詢所往。曰:“我雲遊無定處。”吳與之南歸,供奉甚敬。居數年,臨死授二符曰:“我受君恩未報,他日有事,可以此符鎮壓,所以謝君也。”已而吳某卒,其夫人大病垂危,屢見鬼魅,夜遣婢環視。有僕素健壯,好酒有膽,設席於門外,已醉睡矣。夢一老者,隨一童子,持壺杯各一,謂童子曰:“彼好酒,可令飲一杯。”童子將一杯置老僕臍內斟之,初覺甚執,後不能耐,乃大呼而起,咳嗽一聲,口血已噴滿地。從此鬼更猖獗。未幾家人收拾地方,將停夫人之柩,偶在箱中翻出道士符,乃釘掛帳上。夫人久不言語,見忽咤曰:“帳上懸一明鏡,中有甲冑將軍,持刀逐鬼,鬼盡遠遁矣。”夫人從此病癒,二十餘年而終。親友中有病借其符驅鬼,無不驗者。旋竟失去。

《夷堅志》記載溧陽的一巫者能治骨鯁。長蒼村有個叫衛四的人,食鵝骨鯁,已有三天不能吃東西了,就叫兒子到巫者那裡去請求治療。巫者從灶膛中取出一些柴灰,將灰灑在地上,點上香,燒紙念咒召神,之後用一個葦筒當小犁杖,在灰中趟行如耕地。巫者一邊作法,一邊說這骨頭真硬。趟了三遍,聽見葦筒中有輕微響聲,趕緊拿起葦筒往水盆中倒,倒出一塊鵝翅骨來。四十裡外的患者聞訊而來,均為衛四治癒了。

據《逸史》所言,有個名叫李主簿的人,攜新婚的妻子路過華岳,入廟給華岳神金天王燒香磕頭,不料剛磕完頭,妻子便氣絕倒地,祇有胸口稍暖。縣宰告訴李主簿說:“有位葉仙師善於符術,你應馬上去找他,別人恐怕難以救活你的妻子。”李主簿心急如焚地去找葉仙師求救。葉仙師便畫符焚香,以水巽符,符化後便向北飛去,聲如旋風,但良久沒有動靜。葉仙師又畫一符,噴水叱之,聲如霹靂。過了一陣,李妻口鼻中有氣,慢慢睜開眼睛。李主簿問她剛才是怎麼一回事,李妻說初拜金天王時,金天王稱她為“好夫人”,再拜時,金天王說要“留下她”,並派左右將她帶走。到第三日,金天王家正親朋雲集,忽聽有人叩門,金天王命趕走來人。一會兒,門口鬧聲大作,金天王又命趕走鬧事者。稍頃,有條赤龍騰空飛入,扼住金天王的喉嚨,金天王無法,說道“發去”,便有人將自己送歸。

藏族史詩《格薩爾》的絕大部分部本,描寫的是嶺國和其它國家之間的戰爭。雙方用兵時,以咒作法常常在戰鬥中發揮著神奇的作用。例如在史詩《木古騾宗之部》中,格薩爾的叔叔晁同用神變幻術做了一艘頂部裝設有隱身木的水晶飛船,然後與紮拉率領騎士百人,駕著飛船,飛臨木古***紮營的城堡上空作偵察。飛船上的人們看不清下方的地形,晁同便念誦起能使眼睛變得明亮的咒語。于是人們對地下的,㈠r河流、城池村落,看得清清楚楚。在交戰中,嶺方廷王達果俄贊,被木方戰將龍君砍成重傷,生命垂危,晁同施展巫術,念誦密咒,使廷王傷勢很快好轉。嶺軍其它勇士受傷,晁同也用同樣方式給予救治,無不神效。晁同在這次木嶺戰爭中,由于運用巫術、密咒偵察到了敵情,治好了嶺軍負傷將士,使嶺軍很快獲勝並減少了傷亡,他因而立了戰功,受到嘉獎。正如史詩中所說,晁同是個“身具巫術咒力大,喊一聲‘吽’,敵人就死亡;喊一聲‘呸’,敵人就倒下”的咒力威猛的術士。他的咒術的得來,是本教祖師敦巴辛饒把巫教祕訣傳授給他的結果,因此他才能呼風喚雨,行雷降雹;隱身幻化,來去無蹤;詛咒病魔,克制創傷。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了古代藏人對密咒的神力崇拜。

符咒術不僅影響到古代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就是在當代中國的許多邊遠落後地區,它仍有力地影響著民眾的文化心理。畫符念咒、符水治病這些迷信形式在今天的廣大農村還不同程度地存在著,在少數地區還愈演愈烈。我們到不少村鎮中都可以見到,有些人家在大門口或樑頭—貼著“姜太公在此百無禁忌”的字帖,或貼有“泰山石敢當”的畫像,這就是符咒。有人頭痛發燒或是身上生瘡長癤,找人用指頭在痛處圈圈點點,或念幾句口訣,相信這樣能把病痛治好。還有人相信詛咒厭勝能使仇家遭災受難,所以一旦被仇家發現便有潑婦罵街的事。以符咒鬥法的事件也層出不窮,就連城市中也還存在這種迷信。據1981101日的《解放日報》報道,上海有兩家人互相搞什麼“別出心裁的迷信鬥法”,這兩家人就是相信可以用符咒來壓製對方的。據《神與魔——氣功及其誤區縱橫談》一書記載,杭州青年氣功師袁弘煦同氣功師甲鬧矛盾,甲多次帶人到他家恐嚇,說袁身上有鬼氣,頭頂冒黑煙,要幫他家捉鬼。當時,袁的母親和妻子都要求甲離開,而甲等人硬是不走。袁氣憤地指出這是侵犯民宅,要找派出所,甲才離去。事後,甲叫一女徒給袁打電話,下戰表,硬說袁給甲發了功,使之整夜不能入眠,並說他們之間水火不相容,一定要鬥法。袁回答說:“我跟妳們不往來了,還鬥什麼法屍女徒說:“不行,一定要鬥,明晚寸九點半至十點半,妳們在自己家堸囿k,死傷概不負責。”鬥法開始了。在甲家,甲和兩個徒弟在一個八卦爐邊發功、念咒語,同時把寫著“袁弘煦”三個字的紙片不斷往八卦爐媬N。過‘了一會兒,甲說:“他快要倒下去了。”在袁家,袁將家人請到另一間房堙A然後從床底下拖出一只痰盂來“應戰”,袁的單位來了兩個好奇者觀戰。忽然,袁做了一個手勢說;“進來的東西,全扔到痰盂堙A倒到廁所堨h屍時間到了,袁平安無事。可是,甲卻因鬥不倒袁而氣得自傷了身體,弄得要來救護車去了醫院,也許他還真以為袁的法術太厲害了呢……”

從以上介紹中我們可以看出:符咒術不論是在古代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還是在當代中國社會的某些方面,都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符咒術為何會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具有如此的“魅力”?符咒術是否就像如前所述的那般“靈驗”?其“靈驗”的實質是什麼?下面,讓我們本著科學的、實事求是的態度,運用語言學、心理學、生理學、暗示術、人體科學、社會學、文化人類學、現象學等學科的理論,對符咒術的原則、方法、功用、影響等主要方面以及上面提出的幾個問題來——番深入的剖析和揭秘吧!

      【第二章符的製作及施用符咒的一般原則】

      第一節、符的製作

在道士和巫師看來,符是溝通人與神的祕密法寶,所以不是隨便可以亂畫的,故有所謂“畫符不知竅,反惹鬼神笑;畫符若知竅,驚得鬼神口叫”的說法。畫符的方法成百上千,有的要掐訣存想神靈隨筆而來,有的要步罡踏鬥,念動咒語……就是在鋪紙研墨、運筆等方面都有講究,其常式之複雜,方法之繁瑣,足令善男信女們頭暈目眩。

      一、畫符儀式的常式

畫符有一定常式,決不可以簡單了事、文檔次顛倒。

從總的方面看,畫符都要設壇行祭禮(尤其是道士),有所謂“總壇式”。總壇式堛瑭`符咒寫有道士們通常信仰的神祗——土地、城隍、東方青帝、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朱雀大將、玄武大將、黑殺大將等。如古代敦煌道士畫符時所設的總壇式圖中的總符咒。道士們還要造壇,造兩塊天帝的印把子。這兩印是雕在壇上的,前後都要雕。

也有不設“總壇式”或造壇的,如“請仙箕法”等。請仙箕時,用三盤果子,茶、酒各三盞供於正堂屋的神龕上…,或供於臨時設在屋外某個方位,相當於供桌的飯桌上即可。

畫符前,先要淨心——聚精會神,誠心誠意,清除雜念,思想專注,以及要淨身、淨面、淨手、漱口,並要預備好水果、米酒、香燭等祭物,還有筆墨、硃砂、黃紙等。對這些用品,道士先用神咒來敕,以使其具有神威)

        (1)筆咒:居收五雷神將電灼光華納則一身保命上則縛鬼伏邪一切死活滅道我長生急急如律令。

        (2)水咒:此水不非凡水北方壬癸水一點在硯中雲雨須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吞吞如粉碎急急如律令。

        (3)硯咒:玉帝有勃神硯四方金木水火土雷風雨電神硯輕磨霹靂電光芒急急如律令。

        (4)墨咒:玉帝有劫神墨炙炙形如雲霧上列九星神墨輕磨霹靂糾紛急急如律令*

        (5)硃砂咒:丹石鎮凶魔滅鬼崩研書靈符三界通行急急如律令。畫符之前,還要上香跪拜,祝告天地神祗,將要禱告主事表達出來。祝告完畢,取出紙墨或硃砂,正襟危坐,存思運氣,一鼓作氣畫出所要畫之符,中間不可有任何間斷停頓。畫符時要吹氣於符中,同時還要一邊畫一邊用嘴輕輕念咒。此外,不握筆之左手要作出書符時必用的日君訣、月君訣、天綱訣等手勢。日君訣:變曲左手四指指尖,祇有第二指平伸,指尖朝上。月君訣:除第四指平伸,指尖朝上外,其餘四指微向內彎。天綱訣:第二指平伸,指尖朝上,其餘四指尖微向內彎。用口月君訣的目的,據說是取日、月陰陽真氣,引氣入符,借神靈助威,驅邪伏鬼,增加符的靈驗性。用天綱訣,也在於用此指法,指揮鬼神,畫符時借天綱指取綱氣轉載入符內。

畫符畢,將筆尖朝上,筆頭朝下,以全身之精力貫注於筆頭,用筆頭撞符紙三次,然後用金剛劍指敕符,敕時手指用力,表現出一種神力已依附到符上的威嚴感,最後將已畫好的符紙,提起繞過爐煙三次,如此這般,畫符儀式才算完畢。

      二、畫符材料

畫符的材料一般都有規定;畫符一定要用墨或硃砂,尤以硃砂居多。之所以多用硃砂,在於古人以為硃砂有鎮邪作用。符的載體用桃木板最多,因為古代多以為桃木有極強的驅趕魔邪之神力。其次有柏木板、棗木板、石塊、磚和黃紙等。另外,布、絹絲的使用也很普遍。

符的載體不同,使用方法也就不同。木料符一般是掛或釘於某處,或燒成灰和上水吞服;石料和磚料的一般是埋於地下;紙料布料的,有的佩戴於身,有的燒成灰與水一起吞服,有的紙符或布符還須書寫兩份,既要吞食,又須張貼。如張天師祛病符(2-3),此符是初一日得病者所用的祛病符。用硃筆黃紙書寫,書時叩齒三次,含一口淨水向東方噴出。邊寫邊念祛病咒語:赫赫陽陽,日出東方,吾敕此符,普掃不祥。口吐三昧之)服飛門邑之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疾用穢跡金剛降伏妖怪,化為吉祥。急急如律令敕!符寫兩份,燒成灰吞食一份,貼在門上一份。

      三、幾種特殊的畫符法

如前所述,畫符的方法一般是用筆將硃砂水或墨汁畫於木板、石塊、磚、紙、布或絹絲上。除此之外,還有幾種特殊的畫符法值得一提。

一是舌尖書符。舌尖書符不同於筆書。筆書是以毛筆書寫,舌書則是以舌當筆直接書寫。

之所以用舌尖書符,是因為舌尖所書之符有很強的“鎮”的作用。由于舌代表心,心在五行中為火,書符所用之硃砂也近於火,猶如夜晚在森林中點起篝火,野獸則不敢近前面之理而“避邪”,西北為乾,乾為天,“元始”之“天”氣就更有威懾力量了。

        二是以手指憑空虛寫虛畫。止血符(2-7)的畫法就是如此。

        這種符並不要寫畫到什麼物體上,其關鍵是畫符動作,所以在動作要求上極為複雜嚴格。這種符篆的目的不是長期的防禦性的,而是在緊急情況中要求立即見效,所以符體的重要性遠不如畫符動作。由于符體沒有長期存在的必要,所以只以手指空中比畫即可。

這種以手指憑空虛寫虛畫之符的典型是治鯁符。

骨頭等卡在喉嚨堙A在這種危急情況下,才可能把符寫出貼在那裡等候治療,“神力”只能在畫符動作中施放出來,動作一經完成,治療也便結束。

這四個符的具體畫法是:用半碗淨水,左手無名指和小指屈於掌心,托起水碗。右手大拇指壓無名指和小指屈於掌心,只伸直中指和食指,向東面吸一口氣,再吹入碗中,然後用右手中指和食指在碗中水面寫符。一邊寫一邊念咒語:此碗水化如東洋大海,喉嚨化如萬丈深潭,九龍入洞。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寫完後將半碗水一口氣喝下。骨鯁等吞下之後,還要用化骨符(2-9)消化骨頭,用消稻麥芒及稻麥鯁符消化稻麥芒鯁。化骨符的畫法是:左手屈無名指和小指,托水碗,右手拿筷子向碗中水面虛畫此符,然後面對太陽喝下,據說骨頭便會消化。

消稻麥芒及稻麥鯁符的畫法是:右手在地上寫“車車車”,用左腳踩住,,用右腳踩住。左手屈中指和無名指托水碗,右手向水面寫符,邊寫邊念咒語“雷擊水”。寫完後一口氣把水喝下…。

三是用銅劍、師刀、令牌憑空虛寫虛畫。例如,瑤族相傳銅劍為驅鬼邪、除妖魔之寶,所以瑤族在舉行某些巫術儀式時,要用銅劍畫符水、敕令,以降妖邪。侗族道師在敬祭鬼神時,要以令牌、師刀指水畫符,以示鎮妖除怪,逐鬼逐魔。

      四、畫符的時間禁忌

端午節是畫符、造符水的吉日,畫符造符多在這一天舉行。畫端午驅鬼符更是如此。

每年有四天不可亂畫符,如若在這四天畫符;不但不靈驗,而且還有害。這四天是農曆的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

畫符最好選擇子時或亥時。據說此時是陽消陰長、陰陽交接之時,靈氣最重,其次午、卯、酉時亦可。

      【第三章:符咒施用的一般原則】

      第二節、施用符咒的一般原則

符咒的種類成千上萬,施用的方法舉不勝舉。例如,施用咒語的方法,有默念、輕聲念、大聲念;有書而或埋或焚,等等。施用符篆的方法就更多了,有佩戴在身,貼於患處;有貼於或放於著怪處;有火化為灰,將灰溶於水中,以符水洗頭面,洗全身,或以符水擦拭、噴洒全身;有食符法,食符法又有將表(紙符)直接吃下去的“吞服”,將符焚燒後的紙灰溶於水中而喝下去的“喝符”。“喝符”還有熱喝、冷喝等方式。此外,還有埋於地下,投於水中的,等等。儘管施用符咒的方法千差萬別,但在施用中都有一些共同的原則必須遵循。

      一、與“氣”配合

畫符需要存思運氣,施用符咒同樣需要用氣配合。胡孚琛先生在《魏晉神仙道教——抱朴子內篇研究》一書中指出:“道士用咒語禁邪往往要和存思、行氣等法術配合進行,即是說在念咒時要使自己進入氣功功能態,葛洪用以禁虎的三五禁法便是一例。他說:‘三五禁法,當須口傳,筆不能委曲矣。一法,直思吾身為朱鳥,令長三丈,而立於虎頭上,因即閉氣,虎即去。若暮宿山中者,密取頭上釵,閉氣以刺白虎上”,則亦無所畏。又法,以左手持刀閉氣,畫地作方,祝曰:恆山之陰,太山之陽,盜賊不起,虎狼不行,城郭不完,閉以金關。因以刀橫旬日中白虎上,亦無所畏也。’(《登涉》)”白玉蟾在《玄珠歌注》中也談到,以符咒等法術作法求雨時,以元神運聚自身內五臟之氣,即為五雷。按五行相生相剋之原則,運自己氣海之氣,令金水相生,想水遍滿天地,便能降雨;運自己內氣令金木相剋,便能打雷;大怒叱咤雙目,擊打自己心火,便能打閃電:想自身陽氣遍天地,化為大火,燒開氣字,便能達到祈晴的目的。為使符咒的施用靈驗,即使是最簡單的符咒的施用也應當與

氣配合。像民間祕密***皈一道的修持法則中的“念佛方便法門”就如是:如有極忙的人,或是有病的人……便在早晨或夜間,把手洗乾淨,向了西方,或拜一拜,或作一個揖,把兩手合攏來,誠心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不要記遍數,並不限遍數,祇要不快不慢地盡一口氣念下去,氣長一口氣十幾聲也好,氣短一口氣幾聲也好,連念十口氣……照這個法子做起來,也一樣可以修到西方極樂世界去的,因為也是阿彌陀佛四十八個大願心裡的一個願。

      二、與動作配合

符咒術的施行,不像***中的求神、求佛,祇是頂禮膜拜,或以香火供祭就可,而要憑借一定的手段去積極地影響外界。正因如此,在施用符咒時,往往要採取一定的動作來配合符咒使之作用到被施用了符咒的對象上,這就是所謂的“咒動”。咒動包括禹步、掐訣、吐唾液、搖頭晃腦等。

禹步是道士作法時的一種特殊步伐,傳說大禹治水時“屆南海之濱,見馬禁咒,能令大石翻動。此鳥禁時,常作是步。禹遂模寫其行,令之入術。按胡先生在書中的解釋,此句中的“白虎”為道教之“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類代號,下文中的“白虎”之義同,指方位而言,非真以釵和刀刺虎也。茲以還,術無不驗。因禹製作,故曰禹步。末世以來,好道者眾,求者蜂起,推最初的禹步並不複雜,如葛洪《抱朴子內篇》記載的禹步步法為:前舉左,右過左,左就右,左過右,右就左。次舉左,右過左,左就右,如此三步,當滿一丈二尺,後有九跡。或是是正立,右足在前,左足在後,次復前右足,以左足從右足並,是一步也。次復前右足,次前左足,以右足從左足並,是二步也。次復前右足,以左足從右足並,是三步也。如此,禹步之道畢矣。凡作天下百術,皆宜知禹步。

到了後來,禹步的形式越來越複雜,不僅步伐有種種講究,而且要不停地念動咒語,存想各種神祗隨步而來,或存想自己足踏星斗,面謁神靈,求神禳災祛禍,保佑平安。《抱朴子內篇》所提到的“三步九跡”的禹步法。是進一步複雜化了的禹步形式。走禹步本身似乎就是在畫符施符。

掐訣是施用符咒時應加以配合的一種手勢。其作用是可通真制邪。《太清玉冊》說:“捏(也即掐——引者)訣者,所以通真制邪,役將治事各不一。罡訣有七百餘目,今所用者不多。四維,八方,自四指根逐節數共十二,按十二辰分出:八卦、七星、九宮、三台,各主其所行之事。”這就是說,不同的掐訣手勢,在不同的符咒術中具有不同的功用。如召神要用紫微印這種手勢。其法為以小指從第四指背過,用中指勾住,大指掐第四指第三節,中指掐掌心橫紋,二、四指伸直。它象征著握有紫微大印,據說此印可以“指揮一切鬼神及召三十六將”來降伏惡鬼。又如拘邪指:左手指平伸,然後先攏第四指、小指從四指背入中指,勾掐掌心,大指壓中指,曲轉大指頭壓定二指。其作用是拘妖邪至壇前或立獄焚邪,多用於驅邪壓煞。

與念咒相配合的動作中有一種被稱之為“按山源”的非掐訣手勢值得一提。這是一種念某些咒語時須配合做的動作之一。方法是以手指壓按鼻端下、兩鼻孔之間處。古人認為此動作有驅邪鎮鬼的作用。《雲笈七簽》卷四六《秘要訣法·遏邪大祝第九》就談到:“……又叩齒三通,乃開目。徐去左手按山源則鬼井閉門……鼻下山源,是我一身之靈津,真邪之通府。背真者所以生邪氣,為真者所以遏萬邪,在我運攝之爾,故吉凶兆焉。”

      三、與“咒物”配合

施用符咒不僅要與“氣”與動作配合,還要配合以一定的物品,使施用的符咒有所憑依。比如漢族和一些少數民族往往在刀劍上刻上或寫上咒語,或是面對刀劍念咒燒符畫符,認為祇有這樣刀劍才會具有鎮妖避邪的力量。此時的刀劍已相當於符咒本身。

施用符咒時要配合以一定的物品的特點,更突出地體現在詛咒厭勝上。詛咒厭勝的巫術原理是交感巫術(感應律)和模倣巫術(象征律)。交感巫術認為,類似物可以治病,如紅色的植物可以治血疾,黃色的植物可以治黃疸病等。又認為人體的任何部分都可以與全身發生感應作用,脫離人體的頭髮、指甲等,祇要巫師施以詛咒術,都可以使人中邪、得病,甚至死亡。模倣巫術認為,將某人接觸過的東西施之以詛咒術,就可以作用於此人。或將一木偶象征某人,用針戳此木偶,就等於殺傷了此人。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中的那位年輕佣人所用的就是此術,只不過他所用的偶像是布偶而非木偶。《紅樓夢》第二十五回,寫馬道婆向趙姨娘要了張紙,拿剪子鉸了兩個紙人兒,遞與趙姨娘,教把他二人的年庚寫在上面;又找了一張藍紙鉸了五個青面;並在一處,拿針釘了。叫趙姨娘將兩個紙人一併五個鬼都掖在他們各人的床上就完了。說她只在家塈@法,自有效驗。這裡所用的偶則是紙偶。

詛咒配以咒物之術不僅在漢族中盛行,在一些少數民族中也盛行。例如,佤族過去在發生械鬥時,為咒死敵方,要從敵方的房頭上偷一把茅草回來進行詛咒。傣族過去為咒死對方,則從對方偷取腳印、頭髮或衣服碎片並剪一紙人一起進行詛咒後,放在對方竹樓下,或偷對方的指甲並剪紙人用鐵釘釘上。彝族過去咒人時用一草人代替,用刀把草人砍碎,便認為是把敵人砍碎。或將一把草和一只雞捆在一起,巫師把和草捆在一起的雞拿在手中,口念“咒人經”,詛咒被咒之人像雞一樣死去。念完經後,由家人把雞打死,煮熟食之。然後由巫師紮一萆人用刀砍碎,以示砍死了被咒之人。

      四、各種禁忌

施用符咒並非一件簡單隨便之事,它往往有各種嚴格的禁忌規定,決不可越雷池一步。若有違犯,符咒必不靈驗。

        ()齋戒沐浴

施用符咒要靠鬼神相助,而鬼神十分喜好潔淨,所以祈請神靈而帶著滿身塵土,或嘴堣滮W不乾淨是萬萬不行的。因此,比較正規的施用符咒,首先要靜心沐浴,洗手漱口,並念“我以月洗身,以日煉真,仙人輔己,玉女佐形,二十八宿,與吾合併,千邪萬穢,逐氣而清”之類的淨身咒。

有的齋戒沐浴只消在施行符咒術之前或之時進行便可,有的則要在施行符咒術的幾天前就要開始進行。《抱朴子·登涉》就記載了帶升山符前要齋戒七天的做法:“凡人入山,皆當先齋潔七日,不經污穢,帶升山符出門,作週身三五法。”在《道藏》的一些經文中,有關施用符咒術前需齋戒沐浴的規定也不少,這些經文中明確規定“不得不洗手漱口便施行符咒”云云。

        ()施用符咒的等級

很多符咒的施用有嚴格的等級規定,什麼人佩什麼樣的符,念什麼樣的咒都必須認真遵守。比如護身符雖為最常見之符,但各種人所佩戴的護身符卻有各不相同。敦煌遺書斯二四九八卷中就記載了不同身份的三種人所佩戴的三種不同的護身符:

        ()施用符咒的道德要求

道德修養的好壞對施用符咒是否靈驗具有不可忽視的作用。一些道教經典中每每強調施行符咒者要“氣清心正”,叫亍善積德”,祇有如此,施用的符咒才能靈驗。否則,無此功德,雖用符念咒也始終無驗。若想假借符咒行“不仁不義”之事,符咒不但不靈驗,還會置這種人於死地。反之,符咒難犯品行端正之人。《太平廣記》和《拍案驚奇》各有一段故事旨在敘述這些道理。《太平廣記》中的故事講道:唐貞觀中,西域獻胡僧,咒術能死人,能生人。太宗令於飛騎中取壯勇者試之,如言而死,如言而生。帝以告太常少卿傅奕。奕日,此邪法也。臣聞邪不犯正,若使咒臣,必不能行。帝召僧咒奕,奕對之無所覺。須臾,胡僧忽然後自倒,若為所擊,便不復甦矣。

《拍案驚奇》卷一七“西山觀設篆度亡魂,開封府備棺追活命”中講了這樣一件事:符篆這家,時時有人習學,頗有高妙的在內。卻有一件作怪:學了這家術法,一些也胡亂做事不得了。盡有奉持不謹,反取其禍的。宋時幹道年間,福建福州有個太常少卿任文薦的長子,叫做任道元。少年慕道,從個師父,是歐陽文彬,傳授五雷天心正法,建壇在家,與人行持,甚著效驗……後來少卿已沒,道元襲了父任……淳熙十三年正月十五日上元之夜,北城居民相約糾眾,在於張道者庵內,啟建黃策大醮一壇,禮請任道元為高功,主持壇事。那日觀看的人,何止挨山塞海。內中有兩個女子,雙鬟高髻,並肩而立,豐神綽約,宛然並蒂芙蓉。任道元抬頭起來看見,驚得目眩心花,魂不附體,那裡還顧什麼醮壇不醮壇,齋戒不齋戒,便開口道:“兩位小娘子請穩便,到裡面來看一看。”兩女道:“多謝法師。”正輕移蓮步,走進門來,道元目不轉睛,看上看下,口崲允D:“小娘子提起了鑭裙。”蓋是福建人叫女子抹胸做鑭裙,提起了,是要摸她雙乳的意思,乃彼處鄉談討便宜的說話。內中一女子正色道:“法師做醮,如何卻說恁地話?”拉了同伴,轉身便走。道元又笑道:“即來看法事,便與高功法師結個緣何妨!”兩女耳根通紅,口堻銙銩L罵而去。待得醮事畢,道元便覺左耳後邊有些作癢,又帶些疼痛。叫家人看看,只見一個紅蓓蕾,如粟粒大,將指頭按去,痛不可忍。

次日歸家,情緒不樂。隔數日……道元是夜夢見神將手持鐵鞭來追逐,道元驚惶奔走,神將趕來,環繞所居九仙山下一匝,被他趕著,一鞭打在腦後,猛然驚覺。自此瘡越加大了,頭脹如栲栳。每夜二鼓叫呼,宛若被鞭之狀。得到二十日將滿,樑鯤(道元妻姪——引者注)在家,夢見神將對他道:“汝到五更初,急到任家,看吾撲道元。”鯤驚起,忙到任家來。道元一見哭道:“相見祇有此一會了。”披衣要下床來,忽然跌倒。七八個家人共扶起來,暗中恰像一只大手拽出,撲在地上。仔細看看,已此無氣了……

這則故事,雖帶有明顯的因果報應思想,但從中也足以看出施用符咒術與道德修養的重要關係。

        ()念咒不可有絲毫差錯

念誦咒語必須心誠,熟練。由于咒語具有一種神祕的、威力無比的力量,所以對它不能有絲毫的玩笑意圖。我國古書中對念咒常有“心要誠,念要熟”、“宜正心誠意,一氣呵成”等語。假若念咒語念錯了一個字乃至幾個字,或是把有的前後/幀序念顛倒了,那麼,在很多場合,咒語就會完全失靈,有時甚至會適得其反,給自己招宋橫禍。《拍案驚奇》卷三一中的“侯道士因術成奸”對此便下了很好的註解:一個姓侯名元的樵夫因上山砍柴而遇異人授予符咒,把異人所傳符咒盡行習熟。不上一月,其術已成。變化百物,役召鬼魅,遇著草木土石,唸唸有詞,便多是步騎甲兵。神通既以廣大,傳將出去,便自有人扶從。于是收好些鄉里少年勇悍的為將卒,欲舉事。後因不聽,申君告誡,舉事失敗,遭神君斥罵。自此侯元所曉符咒漸漸遺忘,就記得的,做來也不十分靈了。卻是先前相從這些黨羽,不知緣故,聚著不散,還推他為主。自恃其眾,是秋率領了人,在並州大谷地方搶劫。恰好並州將校,偶然領了兵馬經過,知道了,圍了數重。侯元急了,施符念咒,一毫不靈,被斬於陣,黨與遂散。侯元的施符念咒不靈,雖有神靈懲罰之原因,然他對所學符咒的“漸漸遺忘”,也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

        ()用符有時間禁忌

畫符有時間禁忌,用符同樣有時間禁忌。有的符要配合自己的星命進行使用,不得違犯,若有違犯,不但不驗,還會遭受災厄諸事。比如逢太歲星君之年(不論男女之人的113253749617385等歲,皆屬太歲星君之年)的人,必須安奉值年太歲星君,可保平安無事。安時用紅紙書寫太歲符,擇於正月中吉日吉時安之於家中。若此年錯用逢天空星之年的天空不但吉星不會高照,反會造成凶星入宮,造成破財、家庭風波、與人不合之害。敦煌遺書伯二八五六《發病書》中的《推初得病日鬼法》之符則是按個地支文檔次吞帶並用的。張天師祛病符法,則是按農曆的日期用之。如初一日病者,東南路上得之,是神使客死鬼作祟。頭疼作寒熱,起坐無力,吃食無味。用黃紙五張,東南方四十步逆之,即愈。畫符,吞一道,門上貼一道,吉。

此外,施用符咒還有祭品、法器、食物等方面的禁忌。由于祭品和法器是在舉行施用符咒這樣的神事時需要的,因而牠們就具有了神聖的性質。對牠們不能隨便觸摸,否則就會影響符咒的靈驗。

食物方面的禁忌指的是施用符咒者不能食用某些東西。

比如羌族等民族就明確規定念咒者不能食狗肉,不然咒語不僅無效,還會加害於念咒者本身。